雪巧小說 >  愛意調謝 >   第26章

-江曜景眯眸,冷冷的丟下一句話,“她已嫁人,所以,不要想了。”

說完便朝著車子走去。

“……”

顧懷的嘴張成了O型。

嫁人了?

不過無所謂,牆角撬不撬的動,要看他鋤頭揮的好不好。

反正他喜歡就行。

霍勳察覺一點兒不對勁。

好似,江曜景對宋蘊蘊的事情很上心?

“江總。”他走過來,給江曜景開車門。

那眼裡的濃濃八卦之火,遮都遮不住。

江曜景也意識到,自己對宋蘊蘊的事情,過於激動了。

不過,很快他就給自己找到了藉口。

她是他的妻子!

所以,他不允許彆人覬覦!

他可以不喜歡,但是絕對不允許彆人碰!

這是,關於男人的尊嚴!

他回頭看了一眼,杵在哪兒的顧懷,“不許打她的主意,今天這樣的事情,再發生,彆怪我對你不客氣。”

顧懷,“……”

他覺得莫名其妙。

宋蘊蘊不是他給送給自己的嗎?

他添了添嘴唇,心裡想,難道是江曜景想要據為己有?

所以,纔不準他靠近?

他從來都是對喜歡的女人,勢在必得!

他纔不會那麼聽話。

江曜景駕車離開。

霍勳也走了。

丟下顧懷在原地。

他眨眨眼睛,覺得莫名其妙!

他想走時,才發現自己坐霍勳的車子來的,現在他怎麼走?

“霍勳!”他大吼。

霍勳纔不理會他,獨自駕車離開!

彆墅。

宋蘊蘊在江曜景走了之後,就回了房間,她的脖子上被江曜景掐了一道紅印。

她從鏡子看了看。

想要快點離開的念頭,愈發的強烈!

再繼續呆下去,早晚會被他掐死!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去洗澡,準備早點睡覺,光靠投簡曆恐怕不行,她明天得出去找找工作才行。

衣服脫掉,頭髮淋濕,才發現自己冇拿睡衣,不過想到江曜景並不會來這間屋子,也就放下心,專心的洗澡,洗完裹著浴巾走出來。

她一邊擦著頭髮,一邊走到鏡子前。

鏡子中的沙發裡有個人影,那張冰冷的臉……

她猛地轉身,就看到江曜景。

她慌得捂住胸口,“你,你怎麼會在我的房間裡?”

江曜景姿勢慵懶的仰靠在沙發裡,眼神輕佻,毫不避諱的打量著她,“宋蘊蘊,你搔首弄姿的,給誰看?”

想到顧懷說喜歡她,他就心裡憋氣。

認定是她勾引了顧懷。

宋蘊蘊睜著清澈的眼眸,捲翹的睫毛,顫了顫,故作平靜的道,“反正冇打算給你看!”

江曜景哼笑,“那你想給誰看?”

他的眼神落在宋蘊蘊的身上,愈發的露骨,浴巾隻能包裹她上半身,露出纖柔的脖頸,髮梢上的水珠滴落,滑進那道若隱若現的勾裡,引得人遐想翩翩,下身那雙纖細白皙的長腿,更是晃得人口感舌燥。

“這副打扮,是想勾引我嗎?”江曜景強行剋製,雙腿故作優雅的交疊。

姿勢更加的肆意,眼神也愈發的嘲諷,“腰不夠細,皮膚不夠白,胸也不夠大,你這個樣子,勾引不了我。”

宋蘊蘊動了動唇,真想大罵一聲臭流氓!

麵上卻無動於衷,“我知道你喜歡陳溫妍那個類型的,我可以去勾引任何男人,絕對,不會勾引你!!”

可以去勾引任何男人!?

江曜景氣不打一處來,他驀然起身,宋蘊蘊驚覺不對,立刻想要躲開,結果被他先一步抓住手腕,他很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