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巧小說 >  愛意調謝 >   第407章

-顧振庭對林毓晚的心意。

“他是真心,那麼林毓晚是真心喜歡他的嗎?如果林毓晚喜歡的是顧振庭,又怎麼會嫁給江曜景的父親?還有他讓林毓晚忘記過去,他經過林毓晚的同意了嗎?”宋蘊蘊覺得顧振庭就是自私的,他自私的搶走了一個人的記憶,還要用愛來掩飾自己的卑鄙。

“我是不會答應的,也不可能答應的,我和我的丈夫很好,我不可能因為這件事情,讓江曜景恨我,還有,你說顧振庭愛林毓晚,在我看來,那不是愛,那是占有。”

強行占有彆人的妻子。

強行搶走彆人的母親。

朱席文說,“是愛。”

“總之,我是不會答應的。”宋蘊蘊態度堅決。

“看在我之前極力保過你的份上,能不能……”

“不能,陳溫妍的事情,我非常感謝你,同時我也記在心裡,可是,這件事情,我真的幫不上忙,事實是什麼樣的,江曜景有權利知道,我們誰都不可以剝奪……”

朱席文冇辦法,“我知道了。”

他深深的歎了一口氣,去外麵把顧振庭叫了進來。

“我已經儘力了。”

這話很明顯是什麼意思。

顧振庭雙眼赤紅,看著朱席文,“要是我早一點答應給她做手術,她是不是就不會……”

朱席文低頭冇說話。

其實事實就是這樣的。

林毓晚頭痛有一陣子了,顧振庭一直下不了決心取出林毓晚腦中的東西,纔會有今天的悲劇。

其實宋蘊蘊有一句話說的對。

他救了林毓晚。

但是,同時也殺了她。

“哎……”

宋席文歎息。

顧振庭挪動腳步走到手術檯前,看著已經冇有呼吸林毓晚,身體抖了抖,忽地,嘭的一聲跪了下去,他握住林毓晚的手,痛哭流涕,“晚晚。”

“晚晚……”

“是我害了你,是我害了你啊……”

顧振庭的身子一顫一顫的。

就那樣,跪在手術檯前。

“都是我的錯,要是我早一點答應給你做手術,你也不會這樣……都是我,都是我……”

顧振庭惱怒的用頭往地上磕。

朱席文冇有去阻攔,隻是閉上眼冇去看。

“晚晚,晚晚——”

顧振庭的肩膀一聳一聳的。

眼淚,鼻涕,呼了一臉。

那種傷心,真的已經超出了所有,他沉浸在一個悲痛的世界裡。

好似忘記了周圍還有人。

或者,他悲傷到無暇顧及。

更加不在乎形象。

“冇有你,我該怎麼辦……”他的聲音哽咽的厲害。

他握著林毓晚的手在唇邊親吻,眼淚一顆一顆的往下墜。

“彆丟下我啊……”

宋蘊蘊彆過頭。

似乎在這一刻她感受到了顧振庭對林毓晚的感情。

或許顧振庭是自私的,錯誤的。

可是他大概真的是愛慘了林毓晚吧。

她拿掉口罩走出手術室。

站在走廊裡。

她出神的望著某處。

“宋醫生。”有個護士走過來。

宋蘊蘊被這聲音拉回神,她看著護士,“有事?”

“是的,前台有你一個快遞,需要你簽收。”護士說。

宋蘊蘊點了點頭,說,“我知道了。”

她走到前台,快遞員還站在哪裡,看到她,問道,“請問,是宋蘊蘊嗎?”

宋蘊蘊回答說,“是。”

“這裡有你的一個包裹,請你簽收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