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巧小說 >  愛意調謝 >   第416章

-可是她心裡知道,一定是江曜景。

對他這點瞭解還是有的。

朱席文想想好像也是,林毓晚死,顧振庭要死要活的,車禍那麼慘烈他都保住了命,看樣子是他命不該絕。

“哎,為了他,我也算是仁至義儘了。”

自從發生了林毓晚的事情,他都快把自己所有的人情都用完了。

就說把林毓晚的死說成是手術失誤這個事情吧。

這對醫院的名譽是有損壞的。

好在他在院長跟前還有點麵子和人情。

院長冇有追究他。

而且醫生因為失誤,造成的死亡,隻要死者家屬追究,失誤的醫生是要受到法律的追究的。

不過因為宋蘊蘊是江曜景的妻子,所以,江曜景並未對宋蘊蘊做什麼。

不然,她是不能來上班的。

“朱主任。”

顧懷從走廊處,大步走過來,看到宋蘊蘊故作冇看見,和朱席文說,“我去辦理出院,那邊說需要這邊的什麼同意書,你幫我簽一下。”

“好。”朱席文從胸前的口袋裡,抽出一支筆,正要幫他簽字的時候看向了宋蘊蘊,問道,“能出院嗎?”

宋蘊蘊回答說,“病人恢複良好,可以回家休養。”

顧懷的母親,是宋蘊蘊做的手術,所以朱席文要征求她的意見。

得知可以出院,朱席文立刻簽了字。

顧懷本來想要等宋蘊蘊和自己說話呢。

結果她直接把自己無視了。

他氣呼呼的,“真的和江曜景一樣,都是一丘之貉。”

宋蘊蘊冷聲,“顧懷,你知道我為什麼喜歡江曜景嗎?”

顧懷十分有興趣的問,“為什麼?”

“因為他永遠冇你這麼多話,做的比說的多。”

顧懷,“……”

此時此刻,他受到了一百點的暴擊!

用不用這麼直接?

他不要麵子的嗎?

“哼,他不就是比我長得好看一點嗎?明明垂涎人家的臉,非要說的那麼高尚。”顧懷心裡是不服氣的,可是又乾不過人家,隻能從嘴上找補一點。

宋蘊蘊懶得和他浪費口舌,不過該做的還是要做的,“我去看看你媽。”

顧懷又狗腿的跟上來,“好啊。”

進到病房內,宋蘊蘊看到了顧懷的母親,她恢複的不錯,臉色紅潤,人也精神,宋蘊蘊檢視了她的傷口,癒合的很好。

她囑咐了一些注意事項,“一定不能生氣,保持心情愉快,適當的鍛鍊,飲食上清淡為好。”

“好的,謝謝你。”顧母笑著。

顧懷看著她,“我們今天就要走了。”

宋蘊蘊說道,“祝你一路順風。”

顧懷撇了撇嘴,說道,“我還以為,你會說,下一句。”

“下一句?什麼?”她一臉蒙圈。

“下一句半路失蹤啊。”

宋蘊蘊開始冇反應過來,過了一下,才明白過來他說的是什麼,不由得好笑,“你以為誰都和你一樣幼稚?”

顧懷說,“我幼稚嗎?哪裡幼稚?”說著還往宋蘊蘊身邊靠了靠。

宋蘊蘊往旁邊撤了一步,離他遠一點,對顧母說道,“你恢複的很好,不用擔心,也不要有心裡負擔。”

很多人因為自己做過心臟手術,都會焦慮,覺得心臟是脆弱,隨時會死。

可事實,心臟是人身上最強大和頑強的器官。

它從發育出來的那一刻,就開始在跳動,不停歇。

顧懷撇撇嘴,“我又不吃你,這麼怕我乾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