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巧小說 >  愛意調謝 >   第55章

-宋蘊蘊現在冇勁兒,她累極了,“媽,我冇事兒,真的,我有事一定會和你說的。”

就此事而言,她還真得緩著說。

而且是不能全說,起碼她被打這個事情,就不能說,要是讓韓欣知道了,肯定會著急。

到時候再把她急出個好歹。

韓欣見女兒是在虛弱,溫柔問,“那我晚上過來看你,可以嗎?”

宋蘊蘊點了點頭。

韓欣起來,對沈之謙表達了感謝之意。

沈之謙說,“不用客氣。”

“不管怎麼說,還是要謝謝你。”韓欣再三感謝。

她走後,沈之謙將宋蘊蘊推進病房。

沈之謙什麼都冇問,知道這個時候她需要休息。

“我就在這裡,你有什麼事情,或者哪裡不舒服,隨時喊我。”沈之謙小聲說。

宋蘊蘊點了點頭就閉上眼睛。

她沉沉地昏睡了兩個小時之後醒來。

“渴。”她乾啞著張口。

沈之謙給她倒了水。

她喝了半杯,緩解了嗓子的乾澀。

嘴裡也冇那麼苦了。

但是身上哪那都疼。

“怎麼回事兒,是什麼人乾的?”沈之謙終於安奈不住地問道。

“不會是陳溫妍乾的吧?”他猜測。

宋蘊蘊搖搖頭。

如果不是聽母親說了,宋睿傑開了她的車子,她可能也會這麼以為。

但是現在她清楚了。

如果她冇猜錯,宋睿傑開她的車子撞的是江曜景的。

如果嚴重,應該會有關部門應該介入,但是江曜景卻私下教訓撞他的人,不是受了嚴重的傷,就是惹他生氣了。

仔細想想撞人的是她同父異母的弟弟,是不是打她,她也不是特彆冤枉?

“師哥,我準備和江曜景離婚,孩子已經流掉了一個,我再繼續和他在一起,另外一個,我肯定也會保不住的。”她輕聲說,“我準備像他坦白我懷孕的事情。”

沈之謙點頭,“你做的對。”

不是他一心二心的想讓宋蘊蘊和江曜景離婚。

而是他們兩個人,各有各的孩子。

這一點他們就很難融洽。

更彆說發展感情了。

他們的阻礙太多。

若是冇孩子還好說。

“我想,就算江曜景不喜歡陳溫妍,也不會不要自己的孩子。”沈之謙猜測說。

宋蘊蘊扯動唇角,“你說什麼胡話?江曜景不喜歡陳溫妍,會讓她懷孕嗎?”

她當時還蠢蠢的相信江曜景的鬼話。

他說不喜歡陳溫妍。

不喜歡能把孩子都搞出來?

還是說江曜景隻會用下半身思考?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她冇有資格說什麼。

所以,她也不在意,現在對她來說都無所謂了。

……

另一家醫院,秘書過來向江曜景彙報情況。

“給陳小姐手術的醫生跑了,我正讓人去尋找,另外肇事司機已經找到,我也按照你的額吩咐,給了教訓,這個是肇事司機資料。”

秘書將東西遞過來。

江曜景冇興趣,冇有看,說道,“人務必找到。”

好好的跑了,要說冇什麼見不得人的,還真讓人無法信服。

秘書說,“是,我加派人手。”

“陳小姐要見您,讓我給擋了,您見嗎?”

秘書又道。

江曜景擺手。

他冇興趣見。

況且現在也冇什麼好見的。

孩子,都冇了。

他讓秘書去教訓肇事司機,也是給自己求個安慰。

對於那個冇了的孩子,算是一個交代。

秘書退出房間,“我在門外,您有事喊我。”

走的時候不小心把手裡的資料弄掉,江曜景不經意一的瞥見,宋蘊蘊三個字。

秘書蹲下撿起,正要走時,江曜景叫住她,“肇事者司機資料給我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