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巧小說 >  愛意調謝 >   第76章

-江曜景這幾天冇回來,是在和她置氣。

還是因為她讓沈之謙給自己找女人的事情。

但是這個女人,好像完全不受影響。

看她紅潤的氣色,就知道她過的很滋潤。

這個女人,簡直冇心冇肺!

“宋蘊蘊,你能不能不氣我?”

他聲音壓的低,卻又字字清晰。

他不想正視自己對她的好感。

但是,他已經控製不住自己的心。

哪怕知道她有過男人,懷過孕,流過產……

各種不好。

但是,他就是中意了她。

宋蘊蘊問,“我又氣到你了?”

她心裡想,你是生氣包嗎?

那麼愛生氣?

當然,她也隻是在心裡吐槽。

不敢真的說出來。

麵上乖乖巧巧的回答,“好,我以後堅決不惹你生氣。”

她笑著問,“你可以鬆開我了嗎?我要下車了。”

江曜景垂著眼眸,盯著她的唇瓣,嬌嫩欲滴,想到她彈琴時的自信與優雅,他心中一動,低頭親了上去。

宋蘊蘊錯愕。

反應過來立刻推拒,“放……”

江曜景捉住她的雙手不讓她動,加深這個吻,堵住她要說的話。

他的手順著她的衣襬,伸了進去……

江曜景知道她的皮膚白,但是摸上去才知道,那麼細膩柔滑。

他的心尖像是被羽毛拂過一樣。

他貪戀這種,令他著迷的感覺。

宋蘊蘊驚得眼睛睜得老大,瞳孔都在顫動。

他——在乾什麼?

不。

不行。

她現在的身體狀況,絕對不可以和男人發生那種事情。

然而,今天的江曜景又愈發的放肆!

她掙不開被他抓住的手,心一橫,咬住他在自己嘴上作亂的唇!

江曜景吃痛,力道鬆了一些,她趁機推開他。

她怒目圓瞪,質問道,“江曜景,你什麼意思?你把我當什麼?以為我是隨便和男人可以發生關係的女人嗎?”

江曜景望著她,神情摻著幾分迷離之色,“難道不是嗎?”

宋蘊蘊差一點抬起手,扇他一巴掌。

但是她忍住了。

她不能,也不敢!

“我不是,我有過男人,但是也隻有一個,我不是隨便能和男人上床的女人。”此刻她已經很冷靜。

語氣很平緩。

如果她生氣,大吵大鬨,江曜景或許會說,‘你是我妻子,我對你做什麼都不過分。’

但是她這樣沉著冷靜,他卻隻能這樣靜靜的看著。

“離開那個男人。”

這次江曜景也很平靜。

隻想她老老實實的做自己的妻子。

不許,她再和任何男人,不管是一個還是幾個有關係。

隻能屬於他一個人!

宋蘊蘊連那個男人長什麼樣,是個什麼樣的人都不知道。

除了那一夜,又何曾在一起過?

她痛快的回答說,“好。”

那個男人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跡,大概就是這個孩子了。

江曜景表情舒緩,似乎是滿意她的回答,難得和她相處融洽。

“我們回家吧。”江曜景推開車門下來。

宋蘊蘊卻因為他這話微微愣了一下。

江曜景的變化,她有那麼一絲察覺。

很快她瞌下眼眸。

她和江曜景是兩個世界的人。

她不敢有什麼想法。

表麵上裝的若無其事,跟著下了車。

吳媽剛要出去倒垃圾,看到兩個人一起回來,吳媽立刻笑著說,“先生,少奶奶你們一起回來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