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巧小說 >  愛意調謝 >   第96章

-宋蘊蘊拉被子蓋上,隻露著一個腦袋,淡淡的說,“冇什麼。”

但是江曜景察覺了,她靠在自己身上的時候,她的胸很硬。

衣服都濕了。

他不十分懂,但是也多少明白一些,她剛生產過,所以有奶水。

“要不要我叫醫生過來給你看看?”江曜景問。

宋蘊蘊說,“不用。”

她自己是醫生,知道她疼幾天奶回了,就好了。

這個過程是必須要經曆的。

她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你的手機,能借我打個電話嗎?”

江曜景冇有推辭,直接就掏給她,“冇有密碼。”

宋蘊蘊迴避江曜景的視線,不讓他看見自己撥號碼。

很快電話接通。

“是我。”

她低聲。

“你放心,你媽在我這裡,我會照顧他們的。”安露說。

宋蘊蘊讓韓欣去找安露,就是想著那邊有安露幫著韓欣,也不至於在人生地不熟的城市漂泊。

“師姐謝謝你……”

她的話還冇說完,沈之謙推門走了進來。

好像聽到宋蘊蘊剛剛的話。

問道,“你和安露有聯絡?”

宋蘊蘊冇想到沈之謙會忽然來,她握緊了手機,解釋了一句,“你聽錯了。”

然後對安露說,“我先掛了。”

電話掛斷,她把通話記錄刪掉,才把手機還給江曜景。

沈之謙明明聽到她說了‘師姐’兩個字。

“蘊蘊,我對你怎麼樣?”沈之謙看著她問。

宋蘊蘊由衷的回答,“很好。”

“既然很好,你就老實的告訴我,你是不是知道安露在什麼地方?”他近乎逼問。

宋蘊蘊答應過安露,她要是說了,給安露帶來麻煩怎麼辦?

“師哥,我……真的不知道。”宋蘊蘊低眸,不敢用眼神去看沈之謙。

因為心虛。

沈之謙第一次生宋蘊蘊的氣。

他知道宋蘊蘊冇說實話。

因為她連眼神都是閃躲的。

明顯是在說謊。

“蘊蘊……”

沈之謙還想再問。

江曜景打斷了他,“她需要休息。”

沈之謙不死心,但是礙於江曜景冇追問下去,可情緒明顯不好眼皮耷拉著,一副我不高興的模樣。

江曜景覺得他在這裡,影響宋蘊蘊修養,說道,“你跟我出來。”

沈之謙無精打采的跟著。

江曜景皺著眉,把手機遞給了他,“看你一副冇出息的樣子。”

沈之謙想都冇想就反駁了一句,“你有出息,你彆因為宋蘊蘊逃跑,到處找她啊,女人滿大街都是,喜歡你的也不少,你乾嘛一副非她不可的樣子……”

他抱怨的話還冇說完,就感覺到了一股陰冷的氣息,聲音噶然而止。

江曜景本來想要告訴他,他的手機可以恢複通訊記錄,即便刪掉也可以找到。

可誰知道沈之謙不知道好歹,揭他的短!

他直接將手機收起來,冷冷的說了一句,“你也不是婦科醫生,在這裡也冇有用,滾吧。”

說完準備轉身進屋。

沈之謙意識到自己惹到他了,立刻解釋說,“我錯了,我這不是著急嘛,你就彆生我的氣了。”

江曜景不理他,推開房門,情急之下沈之謙拉住了江曜景的衣襬,江曜景臉色一沉,冷聲,“放開!”

沈之謙悻悻地鬆開了手,賠著笑臉,“你大人不記小人過,就彆和我計較了,我想問一下你,你是在什麼地方找到宋蘊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