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過了幾日,西玥使臣即將抵達京城,在祝閣老帶領百官強勢請求下,皇帝果然“不得不”允了他前去迎接的提議。

在眾目睽睽之下,雙方態度友好,相談甚歡。

入夜後,祝閣老記掛著自己的福利,決定先和西玥使臣談一談,於是趁著夜色偷偷去了驛站,想提前協商一番。

“實在不好意思,西玥使臣近來舟車勞頓,一沾床就都睡著了,祝閣老若有事,可給小人留張紙條,等他們醒來,小人定立刻給他們送去。”

說話之人是西玥官員身邊的護衛,祝閣老眉頭緊鎖,以他的身份,已經很多很多年冇有同這種身份的人對話了,西玥派此卑賤之人來拒絕他是何意?

瞧見祝閣老的神色,護衛賠笑道:“我家大人休息前特意交待過小人,眼下所有人都盯著驛站,有些事心裡明白就成了,為了大計著想,事成前能少走動就少走動,您說是吧?”

這話倒是在為雙方考慮,祝閣老到底是被高興衝昏了頭腦,冇細想就認同了護衛的話,樂嗬嗬地離開了使臣驛站。

翌日早朝,西玥使臣上朝,先是問候皇帝一番,而後奉上一卷近半丈長的禮單,四百年的老山參、前朝名士的絕筆之作、比人還高的紅珊瑚……樣樣極品,樣樣物件都能讓滿朝文武垂涎三尺。

滿堂震驚於西玥會如此大手筆,祝閣老卻心裡咯噔了一下,說不清原由,就是隱約覺得有什麼東西超出了自己的掌控。

“哈哈哈,勞煩貴使替朕多謝西玥皇帝!”

皇帝合上禮單,笑得一團和氣。

西玥使臣拱手笑道:“區區禮物不成敬意,隻是我國皇帝派臣前來,除了問候陛下還交待臣三件事,若陛下願意給予方便,臣銘感五內!”

“說來聽聽。”皇帝語氣平靜,隱隱還有些興奮與激動。

祝閣老知道要說到重點了,緊張得屏住呼吸,西玥使臣也冇讓他失望,直接進入了主題:

“西玥盛產牛羊,無論是果腹的肉還是禦寒的皮毛都可大量供應,但土地貧瘠糧食產量極低,而大冗則正好相反,糧食充裕卻牛羊稀少。若兩國能放下兵戈,互通有無,豈不是件利國利民的大好事?故我國皇帝特遣臣前來,望與貴國達成協議開市互通,不知陛下意下如何?”

掌管兩國通商可是個富得流油的肥差,簡直兩方通吃,且是個長久的生意,祝閣老圖的就是這個。

他已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宰相,做官已經做到了最頂峰,再想往上走也冇得做了,還不如另辟蹊徑,多撈些油水為家族攢下足以敵國的財富。

再說了,萬一以後有更上一層樓的想法,這些銀錢正好能幫他收買官員、招兵買馬壯大勢力,屆時何愁前路漫漫?

老驥伏櫪,誌在千裡,他從不覺得自己的野心有錯。

“陛下,老臣年輕之時隨先帝去過西玥,對那兒的風土人情頗為瞭解,若由臣來與西玥相關官員詳談貿易之事,定比旁人更順暢些,不知能否讓老臣……”

“抱歉,此事我等隻與貴國的沈驍九沈大人接洽!”

西玥使臣極不給他麵子,直接打斷了祝閣老的自薦,再次朝皇帝作揖,底氣十足道:“這是我們陛下的意思,貴國若是有意放下兵戎與我們通商,還請派沈大人來詳談!”

西玥使臣的話恍若一道驚雷劈在金鑾殿上,文武百官全部都傻了,祝閣老更覺得頭腦嗡嗡作響。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