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巧小說 >  傅少欽沈湘小說 >   第2810章

-米露以為自己在做夢。

她使勁掐了掐自己的臉頰,竟然是疼的,這是真的?

“你......你剛纔字叫我什麼?你叫我的嚴顏?”她坐起身子,不可思議的看著舒銘震。

舒銘震一把把米露抱在懷中,激動的喉嚨都哽嚥了:“嚴顏,你是我的嚴顏啊,我叫你嚴顏,你打我吧,罵我吧!”

“你......你真的承認了我是嚴顏?”米露的眼淚瞬間就有決堤一樣,嘩嘩的往下掉。

舒銘震同樣的眼淚橫流:“你是我的嚴顏啊。你就是我的嚴顏啊......”

“嗚嗚嗚......”嚴顏瞬間哭出聲來。

她的聲音很大,也很粗。

可她就是忍不住,哭的泣不成聲。

舒銘震抱著她,給他擦眼淚。

嚴顏一把把舒銘震推開,用儘了全身的力氣吼道:“你滾!你給我滾!我恨你!我這輩子最恨的就是你......嗚嗚嗚,你打我,你罵我,你把我的肋骨都踢斷了,我討厭你......你滾!”

“嗷......你踢了我的肋骨,你打我......嗚嗚。”

“我不要你了......”

“我這輩子都不要再見到你了,你滾開......”

“你打我打的那麼狠......”

“還有你那個該死的表妹閔傾容,你們都打我......你們往死裡打我......”

“我這輩子都不原諒你們啊......”

“你滾吧,我不要你了,我要和你離婚,離婚,離婚!”

米露歇斯底裡發泄,歇斯底裡哭泣,哭的像個孩子那般的委屈。

這麼多年了。

她終於苦儘甘來了嗎?

她的丈夫,終於肯認她了?

可哭什麼呢?

人有時候就是這樣。

每個人都有委屈的時候,可心中的委屈能釋放給誰?

陌生人,不鳥的你的人,你就是有天大的委屈,你也不想對這樣的人發出來,人家和你什麼關係,你和人家又什麼關係,冇有發泄口啊。

唯獨麵對自己的親人,自己的愛人的時候,那種委屈,纔是滔天的。

這一刻,米露......不對,是嚴顏。

這一刻,嚴顏是真的有滔天的委屈。

她回到南城這麼久了,她一次次的想要接近自己的丈夫,她已經做到了最卑微,最底下了,可丈夫依然不理睬自己,她想儘一切辦法討好自己的丈夫。

換來的卻是丈夫對自己的拳打腳踢。

她捱打的時候,肋骨斷裂的時候,她疼的差點昏厥,但是她卻依然討好的神色看著銘震。

那一刻,她不覺得什麼。

此時此刻,就是恨。

就是想哭。

“哭吧,哭吧,我知道你委屈了很久很久,我知道,你就在我的懷裡哭吧。等你哭累了,你就睡一覺,睡醒了我就把可口的飯菜給你買來了,你儘情的吃。

你隻有把你的身體養好了,你纔能有力氣打我。

哭吧......”舒銘震心疼的摟著嚴顏,呢喃說到。

嚴顏一會兒狠狠的推他。

一會兒又撲到他的懷中放聲的大哭。

又哭又捶又打。

嘴裡不停的喊著:“舒銘震你是個混蛋,你是個混蛋,你是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