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巧小說 >  江曜景宋蘊蘊 >   第313章

-

“不急。”

王玉微微一笑,指了指手帕和魁罡染血的手:“先包紮一下,下一任匈奴第一勇士,怎麼能受傷呢?萬一血流乾了死了,死人可當不了第一勇士。”

言語中透著戲謔。

偏偏卻直插魁罡的心中要害。

他……要的就是這個!

魁罡點點頭,拿起手帕,快速地將染血的手包紮好。

也就在這一過程中。

王玉和張朝對視了一眼,兩人同時滿意一笑。

現在魁罡的反應,正和王玉預測的一樣。

一個剛剛經曆的大轉變,心態極不平衡的人,真的不能指望忠心還會剩下多少。

在匈奴王眼中,這位被奪走匈奴第一勇士稱號的魁罡,或許已經無足輕重。

但在王玉和張朝心裡,這人……貴重的很!

刺中了要害,大利益的誘惑,以魁罡此時的處境,確實會有反叛內應之心。

很快。

魁罡就包紮好了傷口。

他目光灼灼的盯著王玉,這一刻,甚至連一邊的張朝,他都直接無視了。

他不傻,一眼就能看出兩人到底誰是領頭的了。

“現在,可以談交易了。”魁罡沉聲道。

勁爆的音樂掩蓋下。

讓這一桌的聲音,根本無法被旁人聽到。

再加上昨天魁罡醉酒後的殺伐,也驚悸了不少人,今夜身處這偏僻角落裡,周遭的人雖然好奇,但也是畏如鬼神,在坐位的時候,都有意遠離魁罡一些,生怕得罪了魁罡,命冇了。

這也導致,這一桌所在的角落裡,格外的隱秘。

燈光昏暗下。

旁人雖然好奇的看著王玉和、張朝,卻無法分辨出兩人的容貌和身份。

“我們要抓一個人!”

王玉緩緩地吐出煙氣,泯了一口酒:“隻要你幫我們抓到這個人,我們……就能讓你重新恢複匈奴第一勇士的稱號,甚至……可能你會得到更多!”

“誰?”

魁罡眼中浮現出熾熱的火焰。

這一刻,雙手都不禁握拳,心跳嘭嘭加速著。

“一個大雪龍騎軍的叛徒!”

王玉平靜的說。

“大雪龍騎軍的叛徒?!”

魁罡驚詫了一下,隨即臉色大變,瞳孔驟然緊縮:“那個雜碎?”

他身為匈奴第一勇士,其實想打探一下陳東的底子,還是能夠做到的。

事實上,當他剛被匈奴王叫去的時候,他確實不知道陳東是誰。

但事後,他調查過!

也清楚,那個奪去他匈奴第一勇士稱號,被匈奴三連冠至高榮耀加身的域內人,其實還有重身份……大雪龍騎軍新兵!

隻是調查也僅僅是調查而已。

對於被奪去匈奴第一勇士稱號的魁罡而言,哪怕他依舊還在匈奴最重要的天狼院中,實則身份權力已經衰退了一大截。

但也正是因為清楚,所以被奪走稱號後的羞辱憤懣,也更加強烈!

突然。

魁罡神情變得警惕起來:“你們……是大雪龍騎軍的人?”

這話一出口,這一方空間,都變得肅殺起來。

彷彿無形中,刀光劍影!

“嗬嗬!”

王玉輕蔑地笑了笑:“魁罡大人呐,你怎麼想的?你覺得大雪龍騎軍會因為一個逃兵,而不遠萬裡,越過祁連山,跑到你們匈奴來追殺?”

魁罡的警惕減輕了幾分,但看王玉和張朝的眼神,依舊有幾分忌憚。

王玉繼續道:“對大雪龍騎軍而言,這樣的代價不合算的,因為一個新兵,葬送一群老兵,魁罡大人也是帶兵打仗的,會算賬嗎?”

“確實。”

魁罡皺眉盯著王玉:“那你們是誰?”

王玉揉了揉鼻子:“我們是一個雇傭兵團的,拿錢辦事,拿錢玩命,大雪龍騎軍付不起的代價,我們敢付,他們不願意付的代價,我們也願意付,他們不敢追殺的地方,我們敢!”

說話間,王玉挺直了身子,這一刻,整個人氣勢淩厲的彷彿出鞘的利劍。

殺伐之意,滌盪而出。

讓這一小片空間的氣溫,都驟降到了冰點!

“大雪龍騎軍給的起錢,我們就敢來抓他,帶他回鎮疆城接受處決!”

言辭,殺意。

在這一刻,王玉都拿捏的十分精準。

見魁罡目光閃爍,陷入思索中。

王玉卻是緩緩地舉起酒瓶:“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魁罡大人受那人壓迫,失去了榮光,我們又需要那人回去砍下人頭,領取钜額報酬,你我之間還不能算是朋友嗎?”

魁罡緩緩抬頭,驚疑不定的注視著王玉。

與此同時。

一直默不作聲的張朝,緩緩地吐出一句話:“我們把他抓走了,也正好為魁罡大人你掃平了路障,這匈奴第一勇士的稱號和榮光,不回到魁罡大人身上,還能落到誰手裡?”

一句話,彷彿尖刀一般,撩撥到魁罡的心絃。

魁罡眼神陡然變得堅定起來。

卻是舉瓶,與王玉和張朝碰了一下,一仰頭,將剩下的半瓶酒一飲而儘,隨即又再度打開了一瓶。

隻是,他又猶豫了起來。

“不行,這代價太大,那個雜碎得了公主青睞,還從鬥獸籠裡走了出來,如今更是三連冠至高榮耀加身,彪炳匈奴史冊,不久的將來,更是要頂替我的身份,帶領百族聯軍,南下抗衡霍震霄。”

魁罡目光沉凝,躊躇不定:“如果我幫了你們,確實能讓那雜碎死掉,但東窗事發的話,我也會死,這是在賭命!”

“生死有命富貴在天!不以命相搏,哪有萬丈青天?”

王玉氣勢磅礴,言辭鏗鏘有力:“男兒生於世,當立鴻鵠誌,寧拚死一搏,也絕不含恨而終,高風險意味著高回報,霍震霄何人不能擋?他能擋,憑什麼就不能讓魁罡大人你帶領百族聯軍南下抗衡霍震霄?”

“我……”

麵對王玉,此刻的魁罡氣勢都萎靡了一截。

王玉卻是此刻露出了輕蔑之意:“魁罡大人連放手一搏的勇氣都冇有,也確實不配匈奴第一勇士的稱號,被搶走了稱號,也在正常不過了!”

一句話,讓魁罡的神情陡然青紅變幻,羞惱不堪。

而張朝卻是靠近了魁罡,口中吐出酒氣,緩緩說道:“魁罡大人就不想想,這筆交易真的完成了,對魁罡大人的回報,可不僅僅是匈奴第一勇士的稱號呢,還有率領百族大軍南下抗衡霍震霄的至高榮光了,那時候可就是萬眾矚目,百族敬重了,你想想,這回報大不大?”

“大!”

魁罡目光火熱起來,似乎在憧憬。

而且,他知道,真的賭贏了,將來,還有一大好處!

惜星!

而他……也將得到惜星,成為匈奴駙馬爺!

“呼……”

魁罡重重地吐出一口酒氣,這一刻,臉上再無猶豫之色,取而代之的是近乎猙獰瘋狂的笑容:“朋友,預祝我們……合作愉快,順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