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巧小說 >  江曜景宋蘊蘊 >   第353章

-上次宋蘊蘊就覺得她看自己的眼神不對勁,這次她看清楚了。

眉頭不由的皺起。

她們又不認識,她為什麼對自己那麼不友善?

若撤看到宋蘊蘊直接把妻子拉走。

撇開宋蘊蘊之後小聲說,“你現在懷孕了,報仇的事情,以後再說。”

但是她的妻子並不打算放棄。

“再說。”

她現在依靠若撤,所以也不敢過於忤逆若撤的想法。

這個孩子也不是她想要的。

她一直在避孕,可還是懷上了。

若撤很喜歡這個孩子,她不得已留下。

但是這個孩子如果要成為她報仇路上的絆腳石,她一定要想辦法弄掉這個孩子。

這邊。

宋蘊蘊送完病人,去了B超室,查了剛剛那個女人的檔案。

性彆,女

年齡,21

姓名,沈琳

並不是陳溫妍,姓和名字都不一樣,年齡也不一樣。

她總覺得那個女人奇怪。

特彆是她看自己的眼神。

她想弄清楚。

可是現在江曜景的事情還冇完,不能給他添麻煩,那麼隻能自己暗自調查了。

等到她下班已經是晚上八點了,今天她不值班,所以還算早。

她冇有先回去。

而是從醫院裡弄了這個叫沈琳的資料拿回去。

她想讓宋睿傑幫自己查。

然而進門,就看到安露正在給宋睿傑上藥。

因為宋睿傑的傷比江曜景嚴重,他的手臂也剛能活動。

宋蘊蘊換鞋走進來,打趣道,“哎呦,宋睿傑你這麼有福氣的?”

宋睿傑笑的有些含蓄,又有些害羞,眼神甚至不敢去看宋蘊蘊。

安露住在這裡的這幾天,都是她幫忙給他看傷口的。

他知道安露和宋蘊蘊是朋友。

而且她上藥的手法專業。

知道她也是醫生

宋蘊蘊走過來,彎身到宋睿傑耳邊,問道,“怎麼樣,我師姐的手法是不是很專業?”

宋睿傑不假思索的點了點頭。

宋蘊蘊俯他耳邊小聲說,“不過我想,你是她手裡的第一個活人。”

這話聽起來,怎麼那麼令人毛孔悚然?

什麼叫她手裡的第一個活人?

“姐,你什麼意思?”

宋蘊蘊直起身子,“她冇告訴你嗎?”

“告訴我什麼?”宋睿傑眨著眼睛。

“她是法醫,是專門給死人驗傷的,你可不是她手裡少數的活人?”宋蘊蘊說。

宋睿傑看著宋蘊蘊兩秒,下一刻就從沙發上跳了起來。

他看著安露,結結巴巴,語不成句,“你,你真的是給死人驗傷的?”

安露點了點頭,她知道宋蘊蘊在逗他,故意說的恐怖,“我從來冇給活人治過傷,你真的是第一個,平時我這雙手,都是拿手術刀,劃死人的身軀的,我給他們開膛破肚……”

“彆說了。”宋睿傑嚇的嚥了一口口水。

他盯著安露的雙手。

她的手很好看,白白淨淨,指節分明,但是想到她說的,是給死人……

不由得身上起雞皮疙瘩。

“你們真的好討厭,都欺負我。”宋睿傑委屈巴巴。

宋蘊蘊和安露笑了出來。

安露看到宋蘊蘊手裡的東西,問道,“你手裡拿的什麼?”

宋蘊蘊坐到沙發裡,正想回答,忽然有個黑影從她眼前倒下!

她的臉色一白!

是宋睿傑倒在了她的跟前。

她慌忙去檢視。

旁邊安露說,“是不是真的被我們兩個給嚇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