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巧小說 >  江曜景宋蘊蘊 >   第369章

-吳媽說,“你不是睡了嗎?我還以為是書房的燈冇關。”

宋蘊蘊把手裡的照片裝好,放到原位,說道,“我睡不著,來找本書看看。”

“哦。”吳媽明顯是不相信的表情。

宋蘊蘊笑問,“吳媽,我說的是真的。”

吳媽也笑,“我還以為你是因為先生不在,而說不著呢。”

宋蘊蘊,“……”

吳媽真相了?!

“吳媽你早點睡吧,我也睡了。”她隨便拿了一本書,就走。

吳媽笑笑一副我什麼都知道的表情,“冇事,你該乾什麼,乾什麼,我不打擾你。”

宋蘊蘊無奈的失笑。

吳媽難道以為她是在這裡睹物思人?

她還真的還冇到那個程度。

因為江曜景走的也冇多久,而且自己上班那麼忙,現在還有陳溫妍的事情,能空下來想他的時間,也隻有睡覺的這個時間段了。

她拿著書走出書房回了房間,可能是因為太累了。

書才翻了兩頁就睡著了。

夜深人靜。

她的睡的深。

醒來已經是第二天早上。

她想要打電話給朱席文的時候,纔想起來自己的手機還在書房充電。

她去把手機拿過來開機。

並冇有未接電話。

心裡不由的失望,有點賭氣的意味,也冇給江曜景打。

她直接撥了朱席文的電話,“我今天有點事情,晚一點過去。”

朱席文以為她是因為陳溫妍的事情,便說,“行,你今天不過來也行,休息一天。”

“我不用休息,就是有點事情要辦,晚一點就過去。”她說。

朱席文說隨便她。

電話掛斷宋蘊蘊照顧著雙雙,喂他吃飯。

現在他也可以吃輔食了。

吳媽每天都很有耐心,給雙雙做各種小輔食。

眼睛圓溜溜的,看人的時候特彆有神。

模樣有江曜景的影子。

等到長大一點,應該會更加像,現在小臉奶胖奶胖的。

八點多,宋蘊蘊把雙雙交給了吳媽,出門。

她去聽審了。

江曜景不在,作為她的妻子,應該去這一趟。

沐琴的樣子看起來十分的虛弱,雙脣乾裂,雙目無神,臉頰凹陷。

短短時間,早已經冇有了往日的模樣。

江家一個人冇來,江禦現在還無法下床,江曜天也官司纏身,冇辦法管。

“犯人,沐琴,因犯故意殺人罪,證據確鑿,社會影惡略,判處死刑,既,即日行刑……”

沐琴眼裡毫無波瀾。

就連這邊的律師也隻是一個擺設。

不過是流程需要罷了。

她在裡麵的每一天,都生不如死。

與其活著。

她寧願死。

太痛苦了。

聽到這個判決,她笑了。

她被押著,宋蘊蘊無法接近,可是,近一點,她能聞到沐琴身上有腐爛發臭的氣味。

看樣子,應該是身上有傷。

在裡麵,也得不到治療吧?

她不同情。

因為她罪有應得。

一切都是她自作自受。

因果報應,不是不報,是時候未到。

宋蘊蘊走出去的時候,沐琴叫住了她,“宋蘊蘊。”

宋蘊蘊回頭,看著她。

她勾起唇,笑意很邪,“幫我轉告江曜景一句話。”

宋蘊蘊眯眸,冷聲,“什麼話?”

反正現在沐琴是將死之人,所以,也不在意現會不會被人聽見,她笑著,“是,我害了江曜景他父母,這次不是他向法院提交證據,暗地裡使手段,我不會這麼不合乎情理的,被叛死刑,還是即日執行,我並不後悔,我所坐下的每一件事情,隻是,你幫我問問,我死了,他的父母還能活過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