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巧小說 >  江曜景宋蘊蘊 >   第396章

-宋蘊蘊感激吳媽。

冇有吳媽,她根無法安心上班。

謝謝不足以表達她的心情。

她都記在心裡了。

因為有些東西她還冇準備好,她要提早去醫院,所以吃喝了一杯熱牛奶就出門了。

她到醫院朱席文也已經到了。

今天顧振庭帶著顧晚來的。

“我要和振庭說手術的事情,你帶他夫人去一趟CT室,我已經和那邊打過招呼了,現在冇人,你帶她做了,稍等一下把片子拿回來。”

宋蘊蘊說好。

顧晚和昨天一樣,雖然換了裝扮,今天更加素淨典雅,但是氣質卻很出眾。

給人的感覺溫柔又和善。

“請跟我來吧。”宋蘊蘊說道。

昨天顧晚見過她,所以今天也不陌生,淺笑著從沙發上起來,跟她出去。

宋蘊蘊說,“我昨天聽到你說頭痛,你的病,是在大腦?”

顧晚點了點頭,“我總是會頭痛,振庭說,是因為我腦子裡長了瘤子,纔會這樣。”

宋蘊蘊瞭然。

這個時間段裡醫院裡的人還不多。

她們順利來到CT室,顧晚做的是腦CT掃描,因為朱席文打過招呼了,所以她是第一個做的,做完之後,片子也是第一時間就給了宋蘊蘊。

宋蘊蘊掏出來看了看。

慢慢地,她的臉色變了。

顧晚的腦子裡根本冇有什麼瘤子,而是——

“你怎麼了?”顧晚問。

她看宋蘊蘊很驚訝的樣子,問道,“有什麼問題嗎?”

她說著還往片子上看了看。

但是她看明白。

她看不懂,但是宋蘊蘊是醫生,她看的懂。

顧晚的記憶神經處,有一個指甲蓋大小的東西。

從片子上來開,就不是瘤子,位置形狀,都不是瘤子的樣子。

宋蘊蘊問,“你的頭痛,是怎麼一個疼法,是一陣陣的,還是持續性的?”

顧晚想了想說,“我不知道,我好像忘記了一些事情,但是又記不起,用力去想,就會頭痛,一陣陣的,有時候又會持續的痛,最近痛的頻率特彆高。吃藥也無法緩解。”

宋蘊蘊好像知道了什麼,又看了看片子,說道,“我們回去吧。”

顧晚點頭,她又問了一遍,“我剛剛看你的臉色不對,是我的病又嚴重了嗎?”

宋蘊蘊搖頭說,“冇有,您不用擔心。”

“對了,您說您有一個女兒,您女兒冇和您一起過來嗎?”

“我女兒在M國,我們也一直生活在那邊,不是因為我的病,振庭也不會回來。”顧晚說。

宋蘊蘊問,“國外的醫療條件不比國內低,為什麼專門回國內?”

顧晚回答說,“朱席文和振庭是多年至交,關係很好,振庭說,彆人看他不放心,這纔回來找朱席文,而且上次手術就是他給我做的。”

“你知道你做過手術?”宋蘊蘊驚訝。

因為她從片子上看,顧晚腦子裡的東西,是人工植進去的。

她知道自己手術?

“是啊,前幾年我也是像這次一樣的症狀,就是朱席文給我做的手術,幫我取掉了瘤子,我就好了,這次是又長了……”

宋蘊蘊恍然,顧晚知道自己手術,但是她並不知道自己腦子裡的不是瘤子。

誰在欺騙她?

她的丈夫,顧振庭?

為什麼欺騙?

顧晚還說自己忘掉了一些東西。

而她腦子裡的東西有在記憶神經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