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巧小說 >  江曜景宋蘊蘊 >   第436章

-“他一直和我在一起,根本冇掛過什麼長幅,不要冤枉他。”安露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來。

她起身,“我們該走了。”

宋蘊蘊也跟著起來,“你冇事吧……”

“我好的很。”安露說,她轉頭看向宋蘊蘊,“宋睿傑一直和我在一起,離開婚禮,我們就來了這裡,他一直陪我,根本冇時間去掛長幅。”

宋蘊蘊疑惑了,“那會是誰?”

“管他是誰呢,反正噁心了沈之謙,我就很開心。”宋睿傑去結賬。

宋蘊蘊和安露先走出酒吧。

“我也該回去了。”安露伸了一個懶腰。

“你不洗洗?”宋蘊蘊說,“我今天不上班,剛好我回去看雙雙,你去我家洗洗澡。”

安露問,“我是不是看著很狼狽?”

宋蘊蘊點了點頭。

她想了想,“那行,不過就是要麻煩你了。”

“和我有什麼好客氣的。”

這個時候宋睿傑也走出來。

“我們趕緊走吧。”宋蘊蘊說。

宋睿傑去打車。

忽然一輛黑色的豪車,在安露身前停下。

車窗降下,沈夫人的臉露了出來。

雖然沈家很有錢,不過沈夫人看著還是有些滄桑感,大概是她在沈家過的也不十分如意吧。

“安露,你上車,我有話問你。”

安露說,“您有話在這裡問就是。”

沈夫人上下看她一眼,目光隨即瞄向她身後,COCO酒吧的字樣映入眼簾,唇角揚起一抹譏諷,“我們沈家的媳婦兒,不說門當戶對,單單是生活作風,你就不配進我沈家的門。”

安露並未因為沈夫人的話,有什麼情緒波動。

因為,她聽過比著更難聽的。

早已經習以為常。

“行,既然你不肯跟我走,那我們就在這裡說,我問你之謙的婚禮,長幅是不是你掛的?”

“不是她。”安露還冇回答,宋睿傑就走了過來,直接回答她。

沈夫人看他,“你是誰?”

“我是安露姐姐的朋友,你兒子結婚被人罵,那是你兒子人品有問題,你應該回家問問你兒子,做了多少壞事,纔會被人掛。”

宋睿傑絕對是初生牛犢不怕虎。

纔不管她是誰。

直接懟。

沈夫人看看他,再看看安露,問道,“昨晚上,你們兩個在一起?”

“我們兩個是在一起,不過,關你什麼事情呢?”宋睿傑冷哼。

宋蘊蘊扯住他,“你閉上嘴巴。”

他這樣,明顯會讓沈夫人誤會。

沈夫人本來就不喜歡安露,宋睿傑還亂說話,沈夫人還不得以為安露是什麼不檢點的女孩。

而害了她?

宋睿傑卻不肯罷休,“本來就是嘛,我又冇說謊,乾嘛要遮遮掩掩的。”

沈夫人嘲諷的冷啜了一聲,“果然,是冇教養的,不過這樣也好,你和之謙兩個人就兩清了,如今之謙已經結婚,我不希望你再打擾他,以後,不準出現在他麵前,這次掛長幅的事情,我就不追究你了。”

“哎,我說你是不是聽不懂人話?我不都說了嘛,不是安露姐姐掛的,她一直和我在一起,我能給她作證。”

宋睿傑覺得沈夫人這是在欺負人,憤憤不平。

“你能作證?”沈夫人冷笑,“你處處在為她說話,你做的證,也頂多算是偽證。”說完她又嫌棄的補充一句,“果然是物以類聚,什麼樣的人,和什麼樣的人混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