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巧小說 >  江曜景宋蘊蘊 >   第494章

-說完她追了出去。

陳越晃了晃腦袋,怎麼感覺有點暈呢?

他的酒量杠杠滴,這兩杯酒根本不會讓他出現頭暈。

怎麼回事兒?

“是不是頭有些暈?”

身後傳來一道清麗的聲音。

陳越回頭。

看到站在自己身後的顧愛琳。

臉色變了又變,“你跟蹤我?”

顧愛琳笑眯眯的走過來,坦白說,“我是跟蹤你了。”

說完她笑的好看,“我不但跟蹤你,還往你的酒裡放了一點點迷藥。”

說話時她用手比劃著一點點的手勢。

陳越,“……”

“你想……乾什麼?”陳越嗬斥,眼前卻越來越黑。

顧愛琳走近,伏在他耳邊,吐氣如蘭,得逞的說了兩個字,“逼供。”

她說話時的熱氣,這麼直接接觸到他的肌膚,他打了一個冷顫。

“你,你離我遠……一點。”

說完人倒了下去。

顧愛琳撇了撇嘴,“我想離你遠一點,但是你暈了。”

她招來自己的司機,說道,“把他弄車上。

……

陳越迷迷糊糊醒來,周圍是陌生的環境!

這是哪裡?

他的意識漸漸回籠,然後就看到丟在床上的衣服。

他下意識的往自己身上看。

然後……

他的瞳孔慢慢放大。

麵目越來越猙獰,因為過於憤怒,臉脹的通紅。

“顧愛琳,你還是女人嗎?!”

顧愛琳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一邊優哉遊哉的吃著‘陽光玫瑰’,一邊撇他,“你吼什麼吼,不就是把你的衣服脫了嗎?但是給你留的有底褲啊?當然,你要是之後不配合我問話,我會考慮給你剪掉,讓你一絲不掛。”

陳越,“……”

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你現在就放開我!”陳越暴怒。

顧愛琳現在不怕他,任由他怎麼生氣。

她無辜的眨了眨眼睛,“你現在,被我五花大綁,我不鬆開你,能把你餓死在這裡,還命令我?你是不是酒喝多了,還冇醒?”

陳越,“……”

他不願意承認,可是現實,又啪啪打臉。

他不得不忍氣吞聲,賠著笑臉,“愛琳小妹妹,看在我是你哥哥的好朋友份上,你就高抬貴手,把我放了?”

顧愛琳十分爽快,“好啊。”

陳越喜出望外,說道,“那你快一點解開我身上的繩子。”

顧愛琳起身走過來,站在床邊看著他,“我媽媽的墓地在什麼地方?”

陳越,“……”

“我不知道。”

“不可能。”顧愛琳不相信,“你是江曜景的狗腿子,你怎麼可能不知道?你不要想騙我,我是不會相信你的。”

陳越,“……”

他在心裡想,這個小丫頭這麼精的?

“你想知道就去問你哥,你問我,我還真不清楚。”陳越知道,自己死也不能承認自己知道,不然一定會被她死死的纏住。

“既然這樣,那我就對你無能為力了。”顧愛琳聳了聳肩膀無奈樣,抬起手拍了幾下,房門被推開,進入三個人高馬大的男人,他們身上紋著各種圖案的紋身。

還都是M國人。

他們看起來很粗獷野蠻。

陳越感覺到不妙,故作鎮定,“愛琳小妹妹,你要乾什麼?”

“我這三個是我朋友,很喜歡長的不錯的男人,特彆是Z國的,我要是把你送給他們,他們一定會好好愛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