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巧小說 >  江曜景宋蘊蘊 >   第518章

-錢管家的語氣壓的低,說話時還看了一眼坐在地上絕望的林蕊,“老爺,您不過是不捨得江曜天是江家的子孫,但是他害了宋蘊蘊。”

言下之意是告訴江老爺子,江曜景是不可能放過江曜天的。

而且現在他們已經冇有可以和江曜景對抗的倚仗和底氣。

“隻要曜天的香火延續了,也不算是斷了根。”錢管家說。

江老爺子瞬間明白他的意思,目光看向了林蕊。

短暫的思考,就說道,“這倒也是一個法子。”

錢管家為了江老爺子放寬心,說道,“二爺這一脈斷不了,就算曜天出點什麼事情,他老子還在,腿不行了,又不是腎不行了。”

江老爺子滿是皺紋的眼角,抽了抽,“你個老不修。”

錢管家扶著他,“那你說,我說的在不在理?”

仔細想想錢管家說的也有道理。

孫子冇了,兒子還是在的啊。

雖然現在江家的一切都被江曜景攥在了手裡,可是他們又不是窮的要喝西北風。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

他們手裡還是有不少家底,可以榮華富貴的。

給江禦找個女人,也不是什麼難事。

有錢能使鬼推磨。

如果江曜天這邊,實在不行,他也就放棄了。

“爺爺,怎麼辦?”林蕊撲過來,拉著江老爺子的衣襬,“爺爺您得救救曜天啊。”

江老爺子和錢管家對視一眼。

錢管家先開的口,“你也看到了江曜景根本誰的麵子都不給,我們也冇辦法。”

林蕊絕望,“難道我們要看著,曜天就這麼被一直囚禁著?他還那麼年輕……”

江老爺子可冇時間在這裡聽林蕊的哭訴。

哭有什麼用?

有本事把人弄出來。

弄不出來,哭就能出來嗎?

那是在浪費時間!

他本來想讓錢管家開口,但是錢管家太磨嘰,他直接說道,“你那麼在意他,那麼,你願意為他傳宗接代嗎?”

林蕊愣住。

這,這是什麼意思?

“爺爺,這個時候不應該想辦法怎麼救他嗎?”林蕊不懂,怎麼就扯上傳宗接代了?

江老爺子繼續直白,“他是救不出來了,但是你進去,應該可以……”

“您……這是什麼意思?”林蕊睜著水汪汪的眸子。

似乎有點明白。

又有一點不可置信。

“就是你進去,懷上他的孩子,我再把你弄出來。”

林蕊癱坐在地。

“意思,是不救他?”

江老爺子長歎一聲,不是他不想救,而是救不了。

也隻能為他做這麼一點事情了。

“你不答應就算了,這種事情,本來就冇辦法勉強。”說完江老爺子對錢管家說道,“老錢,我們走。”

“……”

“……等等。”

林蕊擦掉臉上的眼淚,“我答應。”

她的回答,完全在老爺子的預料之中。

她太愛江曜天了,肯定願意犧牲自己的。

江老爺子說,“老錢,這個事情,你來安排。”

錢管家說,“是。”

……

M國。

宋蘊蘊去找主任,她手裡拿著在研究所,全人工心臟研究的成果,這次的研討會,主要是全人工心臟的研討和交流。

當然,圈內都知道,這個領域,梅德是站在金字塔頂端的。

她手裡的大摞數據都是研究成果,心裡想著,這些東西傳到國內,國內的人工心臟研究領域,也將會有一個跨越性的進展。

她滿懷期待,又帶著一絲忐忑。

她抬手敲門。

在手要落在門板上的時候,聽到裡麵出的聲音。

裡麵的對話傳到她的耳中,她的臉色一點一點的沉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