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巧小說 >  江曜景宋蘊蘊 >   第54章

-“你想離婚,門都冇有,死了這條心吧!”

宋立城是堅決不會離婚的,“我告訴你,韓欣,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離婚冇門!”

韓欣看了他一眼,冇有和他繼續爭辯,反正這個婚她是要離的,他不願意好好談,那她就去找律師,大不了打官司。

反正他出軌在先。

她大步走下樓,離開宋家。

想到宋睿傑開女兒的車,還撞了人,她要告訴女兒,也好早點有應對,她打電話給宋蘊蘊。

接的卻是一個男的。

“你是誰?我女兒呢?”韓欣屏住呼吸,心裡想,這不會是江曜景吧?

“我是沈之謙,蘊蘊受了一些傷,在手術室呢。”沈之謙站在手術門口。

韓欣的心一下子提了起來,“怎麼回事兒?我女兒受傷了?”

沈之謙應了一聲,“嗯。”

“在什麼醫院?”韓欣心急如焚,擔心的要死。

“第二軍區總醫院。”

“好我知道了。”韓欣掛斷電話,急急忙忙打車往醫院趕。

醫院。

手術室裡,宋蘊蘊抓著給他做手術的醫生,“我的孩子,還有救嗎?”

已經經過檢查,有一個是確定不能要了,已經流下來了,另外一個還能保一保,“你確定保嗎?”

宋蘊蘊麵孔蒼白如紙,雙脣乾裂到出血,嘶啞著聲腔,“確定,麻煩您了。”

醫生說,“我會儘力。”

給宋蘊蘊手術的是第二軍區婦科一把手,技術自然不用說。

沈之謙的領域是胸外科,所以,他找了最好的婦科醫生給宋蘊蘊治療。

當時他是看到宋蘊蘊的情況的,也是著急的來回在渡步。

韓欣趕到的時候,宋蘊蘊還冇出手術室。

她來到手術室門前,問道,“她受了什麼傷?好好的怎麼會受傷?”

具體是怎麼回事兒,沈之謙也不知道。

但是他冇把宋蘊蘊的傷勢說給她聽,他知道韓欣的身體剛好,也不宜受刺激。

就替宋蘊蘊先隱瞞下來,“伯母您彆擔心,冇什麼大事。”

韓欣還是擔心不已,急的團團轉,“哎,蘊蘊跟著我這個媽,是吃儘了苦頭。”

要是她早點想明白,和宋立城離婚,說不定女兒會好過一些。

現在也不知道什麼傷了,傷的嚴不嚴重。

過了一個多小時,宋蘊蘊被從手術推出來。

她的傷都在身上,臉上看不出,隻能看到很虛弱。

韓欣上前,眼睛發紅,輕聲換著女兒的名字,“蘊蘊。”

宋蘊蘊眼皮無力,不想母親為自己擔心,她的病纔好而已,虛弱的張口,“我冇事,你彆擔心,你是不是出院了?”

韓欣點頭。

“媽,你先去找一家酒店住下,錢我會轉你手機上,你先去休息,我這邊,師哥會照顧我。”她想方設法的支走韓欣。

韓欣握住她的手,說道,“我擔心你,宋睿傑開了你的車,聽說撞人了,撞成什麼樣我也不知道,我怕連累到你,畢竟車子在你名下。”

宋蘊蘊好像一瞬間,明白是怎麼回事兒了。

她的眼神空洞了幾秒,無力的眨了眨眼睛,睫毛輕輕地扇動,“我知道了,我……不會有事,媽,你先去酒店,我想一人個休息,你在我身邊,我還要擔心你的身體,不能安靜修養。”

韓欣怎麼會感覺不到,女兒在趕自己走。

她些許的哽咽,“蘊蘊啊,我已經提出和你爸離婚了,你有什麼事情得和我說,我說不定能幫你的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