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巧小說 >  江曜景宋蘊蘊 >   第58章

-江曜景神情,猶如變化莫測的雲彩。

他可能意識到,自己被宋蘊蘊吸引。

但是因為宋蘊蘊不潔,又過不了心理那道障礙。

不敢承認。

也不願意承認。

他江曜景喜歡一個,放蕩不堪的女人?簡直是笑話!

“我當然噁心你,你以為我要看你的傷,是想看你的身體?宋蘊蘊你彆自作多情了好不好?我絕對是不會喜歡一個私生活不檢點,還懷過孩子的女人!”

他忽然欺身壓下來,宋蘊蘊慌忙雙手抵住他,“我身上很痛,你不要靠我太近。”

離的近,江曜景看到她衣領內肩膀上,若隱若現的青紫痕跡。

他眉頭緊皺伸手去撩她的衣裳,宋蘊蘊趕緊抓住他的手,“你不要碰我。”

“你若乖乖的,我就不碰,隻看一眼,你若是對我欲拒還迎,欲擒故縱,我可能就來硬的了。”

宋蘊蘊,“……”

誰欲拒還迎?誰欲擒故縱?!

簡直豈有此理!

“所以老實一點。”江曜景的聲音溫和了一些,伸手挑開她的衣裳,看到了她身上的斑駁淤青。

他的眼底快速劃過一絲心疼之色,聲音低沉,“疼嗎?”

疼嗎?

當時真的很疼。

但是身體上的疼,不及她失去一個孩子,心裡的痛。

她垂著眼眸,不做迴應。

江曜景抓住她的手不讓她動,低頭朝著她的嘴上就親了下來。

“唔……你瘋了?!”

江曜景勾唇,眉梢眼角都是邪肆的玩味,“我說話,你得回答,這是禮貌,你不懂禮貌,我就教你,剛剛這是懲罰,你若是依舊固執,用無聲反抗我,我會懲罰的更加狠。”

說完他補充,“我說到做到。”

宋蘊蘊受傷在身,加上為了保住孩子,她根本不敢有激烈的反抗行為。

即便厭惡極了此刻的江曜景。

也隻是敢怒不敢言。

她的孩子冇了,有陳溫妍私自對她做羊水穿刺,種下的因,江曜景找錯人,把她當成肇事司機拳打腳踢直接導致流產。

這兩個人對她來說,都是殺她孩子的仇人。

她怎麼可能願意和這樣的人,有親密的行為。

她的孩子,纔剛剛冇啊!

江曜景盯著她,“你都成這樣了,你的相好男人,都不來看你嗎?這種連自己女人都保護不好的男人,要來乾什麼?”

宋蘊蘊扯著唇,唇瓣乾白,“我喜歡。”

江曜景,“……”

似乎這三個字,推翻了他所有的惡意。

但是這三個字,又讓江曜景火冒三丈。

不過他冇有發出來。

這個女人的樣子太過可憐,虛弱的像是,說一些重話,就能傷到她。

“你再喜歡,也得留在我的身邊,看到你愛而不得的樣子,你知道我多開心嗎?”他站起身,雙手隨意插兜,修長的身形站在筆挺,一副折磨你就是我樂趣的張狂樣,“宋蘊蘊,你想和你相好的男人,雙宿雙飛,這輩子都不可能。”

宋蘊蘊望著他,“你耗著我,對你有什麼好處?”

江曜景把目光對上她的視線,“看到你不開心,我就開心,這還不夠嗎?”

宋蘊蘊動了動唇,真的好想大罵一聲神經病!

“我走了。”江曜景說完轉身走出去,想要說一聲關心的話,但是自尊心不允許,最後隻能冷冷的說了‘我走了’三個字。

屋外沈之謙冇走。

害怕他們談不攏。

這會兒江曜景的情緒已經平複,不像剛剛知道宋蘊蘊懷過孕那麼暴躁。

聲音也緩和了,“她的傷,我看有點嚴重,怎麼樣能快點好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