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樸世勳當然知道亞瑟的意思,他滿臉都寫著拒絕,但說出的話卻無比好聽:“我去拿個毯子。”

亞瑟:“笨蛋,誰叫你……”

他不敢大聲,擔心吵到姬娜,等樸世勳回來的時候,手裡果然多了一條毯子,他遞給亞瑟,叫他過去給姬娜蓋上。

亞瑟冇聲好氣的扯過來,大步淩然走過去,在快要靠近時,又不自覺的放輕了腳步。

看見姬娜憔悴的睡顏,亞瑟知道,她最近一定過的很糟糕。

心疼、不捨、愧疚,統統化為一個吻,輕輕落在了姬娜的額頭上。

待唇瓣離開的時候,卻意外地望進一雙蔚藍色的眸子裡。

姬娜醒了。

亞瑟是個矛盾體,一麵提防著樸世勳,一麵卻又放心的將自己老婆跟未出世的孩子放在樸世勳這裡。

夫妻團聚,自然是有許多話要說,樸世勳自覺地坐在客廳裡想晚上吃點什麼。

為防止的人多口雜,樸世勳已經給傭人放假,讓他們都彆來了。

然後他拎起車鑰匙,準備去超市買點洗漱用品,順便去接樸雋。

其實這些事本可以交給威廉去做的,但樸世勳想嘛,亞瑟跟姬娜久彆重逢,他戳在那邊,不是礙事嗎。

樸雋現在上初中,放學比較晚,等樸世勳從超市出來,時間剛剛好,樸雋看見樸世勳時,很是驚訝,他誤以為樸世勳記錯了時間:“爸,家長會是下週。”

許是樣貌的不同,使的樸世勳跟樸雋不管在什麼地方,都會引來一片注目。

樸世勳枉顧周圍投來的詫異目光,攬著樸雋的肩膀往停車的方向走:“我當然知道家長會在下週,我是來接你放學的。”

樸雋問他:“那下週你會來的,對嗎?”

“當然。”

少年將書包往肩膀上一提,步伐都變輕快了。

回去的路上,樸世勳把亞瑟住在家裡的事跟他說了。

樸雋對亞瑟冇有任何好感,於是反問:“既然亞瑟冇事,為什麼他們不回自己的家裡,非要跟我們擠在一起?”

樸世勳聽出了樸雋對亞瑟的反感,他道:“這件事有些複雜,我以後慢慢跟你解釋。”

樸雋想了想:“要不然,我也跟你一起住酒店吧,房子讓給他們。”

樸世勳擰眉:“住什麼酒店?”

樸雋道:“你晚上不去酒店睡覺嗎?”

樸世勳說道:“以後都不用去了。”

回到家,剛進門就聞到了一股香噴噴的孜然味道,樸世勳狐疑的順著味道走向廚房。

此時,亞瑟脖子上掛著圍裙,聚精會神的往已經烤的金黃的野兔身上撒孜然。

野兔從烤箱裡拿出來,滋滋冒油,孜然撒上去,空氣裡便傳來微小的炸裂聲。

姬娜挺著肚子,站在亞瑟身邊,頤指氣使的讓他翻麵再撒一層。

亞瑟身居高位,不笑的時候,往往會給人造成陰鷙冷峻的印象,但此刻,完全放鬆下來的他,渾身洋溢著一種安逸的鬆懈。

食物的香味瞬間占滿了整個廚房,樸雋跟樸世勳並排站在門口,父子兩個人表情如出一轍,都是一副很震驚的樣子。

樸雋震驚亞瑟的自來熟,剛到家就把薑小米送的野兔給翻出來了。

樸世勳當然知道亞瑟的意思,他滿臉都寫著拒絕,但說出的話卻無比好聽:“我去拿個毯子。”

亞瑟:“笨蛋,誰叫你……”

他不敢大聲,擔心吵到姬娜,等樸世勳回來的時候,手裡果然多了一條毯子,他遞給亞瑟,叫他過去給姬娜蓋上。

亞瑟冇聲好氣的扯過來,大步淩然走過去,在快要靠近時,又不自覺的放輕了腳步。

看見姬娜憔悴的睡顏,亞瑟知道,她最近一定過的很糟糕。

心疼、不捨、愧疚,統統化為一個吻,輕輕落在了姬娜的額頭上。

待唇瓣離開的時候,卻意外地望進一雙蔚藍色的眸子裡。

姬娜醒了。

亞瑟是個矛盾體,一麵提防著樸世勳,一麵卻又放心的將自己老婆跟未出世的孩子放在樸世勳這裡。

夫妻團聚,自然是有許多話要說,樸世勳自覺地坐在客廳裡想晚上吃點什麼。

為防止的人多口雜,樸世勳已經給傭人放假,讓他們都彆來了。

然後他拎起車鑰匙,準備去超市買點洗漱用品,順便去接樸雋。

其實這些事本可以交給威廉去做的,但樸世勳想嘛,亞瑟跟姬娜久彆重逢,他戳在那邊,不是礙事嗎。

樸雋現在上初中,放學比較晚,等樸世勳從超市出來,時間剛剛好,樸雋看見樸世勳時,很是驚訝,他誤以為樸世勳記錯了時間:“爸,家長會是下週。”

許是樣貌的不同,使的樸世勳跟樸雋不管在什麼地方,都會引來一片注目。

樸世勳枉顧周圍投來的詫異目光,攬著樸雋的肩膀往停車的方向走:“我當然知道家長會在下週,我是來接你放學的。”

樸雋問他:“那下週你會來的,對嗎?”

“當然。”

少年將書包往肩膀上一提,步伐都變輕快了。

回去的路上,樸世勳把亞瑟住在家裡的事跟他說了。

樸雋對亞瑟冇有任何好感,於是反問:“既然亞瑟冇事,為什麼他們不回自己的家裡,非要跟我們擠在一起?”

樸世勳聽出了樸雋對亞瑟的反感,他道:“這件事有些複雜,我以後慢慢跟你解釋。”

樸雋想了想:“要不然,我也跟你一起住酒店吧,房子讓給他們。”

樸世勳擰眉:“住什麼酒店?”

樸雋道:“你晚上不去酒店睡覺嗎?”

樸世勳說道:“以後都不用去了。”

回到家,剛進門就聞到了一股香噴噴的孜然味道,樸世勳狐疑的順著味道走向廚房。

此時,亞瑟脖子上掛著圍裙,聚精會神的往已經烤的金黃的野兔身上撒孜然。

野兔從烤箱裡拿出來,滋滋冒油,孜然撒上去,空氣裡便傳來微小的炸裂聲。

姬娜挺著肚子,站在亞瑟身邊,頤指氣使的讓他翻麵再撒一層。

亞瑟身居高位,不笑的時候,往往會給人造成陰鷙冷峻的印象,但此刻,完全放鬆下來的他,渾身洋溢著一種安逸的鬆懈。

食物的香味瞬間占滿了整個廚房,樸雋跟樸世勳並排站在門口,父子兩個人表情如出一轍,都是一副很震驚的樣子。

樸雋震驚亞瑟的自來熟,剛到家就把薑小米送的野兔給翻出來了。

樸世勳當然知道亞瑟的意思,他滿臉都寫著拒絕,但說出的話卻無比好聽:“我去拿個毯子。”

亞瑟:“笨蛋,誰叫你……”

他不敢大聲,擔心吵到姬娜,等樸世勳回來的時候,手裡果然多了一條毯子,他遞給亞瑟,叫他過去給姬娜蓋上。

亞瑟冇聲好氣的扯過來,大步淩然走過去,在快要靠近時,又不自覺的放輕了腳步。

看見姬娜憔悴的睡顏,亞瑟知道,她最近一定過的很糟糕。

心疼、不捨、愧疚,統統化為一個吻,輕輕落在了姬娜的額頭上。

待唇瓣離開的時候,卻意外地望進一雙蔚藍色的眸子裡。

姬娜醒了。

亞瑟是個矛盾體,一麵提防著樸世勳,一麵卻又放心的將自己老婆跟未出世的孩子放在樸世勳這裡。

夫妻團聚,自然是有許多話要說,樸世勳自覺地坐在客廳裡想晚上吃點什麼。

為防止的人多口雜,樸世勳已經給傭人放假,讓他們都彆來了。

然後他拎起車鑰匙,準備去超市買點洗漱用品,順便去接樸雋。

其實這些事本可以交給威廉去做的,但樸世勳想嘛,亞瑟跟姬娜久彆重逢,他戳在那邊,不是礙事嗎。

樸雋現在上初中,放學比較晚,等樸世勳從超市出來,時間剛剛好,樸雋看見樸世勳時,很是驚訝,他誤以為樸世勳記錯了時間:“爸,家長會是下週。”

許是樣貌的不同,使的樸世勳跟樸雋不管在什麼地方,都會引來一片注目。

樸世勳枉顧周圍投來的詫異目光,攬著樸雋的肩膀往停車的方向走:“我當然知道家長會在下週,我是來接你放學的。”

樸雋問他:“那下週你會來的,對嗎?”

“當然。”

少年將書包往肩膀上一提,步伐都變輕快了。

回去的路上,樸世勳把亞瑟住在家裡的事跟他說了。

樸雋對亞瑟冇有任何好感,於是反問:“既然亞瑟冇事,為什麼他們不回自己的家裡,非要跟我們擠在一起?”

樸世勳聽出了樸雋對亞瑟的反感,他道:“這件事有些複雜,我以後慢慢跟你解釋。”

樸雋想了想:“要不然,我也跟你一起住酒店吧,房子讓給他們。”

樸世勳擰眉:“住什麼酒店?”

樸雋道:“你晚上不去酒店睡覺嗎?”

樸世勳說道:“以後都不用去了。”

回到家,剛進門就聞到了一股香噴噴的孜然味道,樸世勳狐疑的順著味道走向廚房。

此時,亞瑟脖子上掛著圍裙,聚精會神的往已經烤的金黃的野兔身上撒孜然。

野兔從烤箱裡拿出來,滋滋冒油,孜然撒上去,空氣裡便傳來微小的炸裂聲。

姬娜挺著肚子,站在亞瑟身邊,頤指氣使的讓他翻麵再撒一層。

亞瑟身居高位,不笑的時候,往往會給人造成陰鷙冷峻的印象,但此刻,完全放鬆下來的他,渾身洋溢著一種安逸的鬆懈。

食物的香味瞬間占滿了整個廚房,樸雋跟樸世勳並排站在門口,父子兩個人表情如出一轍,都是一副很震驚的樣子。

樸雋震驚亞瑟的自來熟,剛到家就把薑小米送的野兔給翻出來了。

樸世勳當然知道亞瑟的意思,他滿臉都寫著拒絕,但說出的話卻無比好聽:“我去拿個毯子。”

亞瑟:“笨蛋,誰叫你……”

他不敢大聲,擔心吵到姬娜,等樸世勳回來的時候,手裡果然多了一條毯子,他遞給亞瑟,叫他過去給姬娜蓋上。

亞瑟冇聲好氣的扯過來,大步淩然走過去,在快要靠近時,又不自覺的放輕了腳步。

看見姬娜憔悴的睡顏,亞瑟知道,她最近一定過的很糟糕。

心疼、不捨、愧疚,統統化為一個吻,輕輕落在了姬娜的額頭上。

待唇瓣離開的時候,卻意外地望進一雙蔚藍色的眸子裡。

姬娜醒了。

亞瑟是個矛盾體,一麵提防著樸世勳,一麵卻又放心的將自己老婆跟未出世的孩子放在樸世勳這裡。

夫妻團聚,自然是有許多話要說,樸世勳自覺地坐在客廳裡想晚上吃點什麼。

為防止的人多口雜,樸世勳已經給傭人放假,讓他們都彆來了。

然後他拎起車鑰匙,準備去超市買點洗漱用品,順便去接樸雋。

其實這些事本可以交給威廉去做的,但樸世勳想嘛,亞瑟跟姬娜久彆重逢,他戳在那邊,不是礙事嗎。

樸雋現在上初中,放學比較晚,等樸世勳從超市出來,時間剛剛好,樸雋看見樸世勳時,很是驚訝,他誤以為樸世勳記錯了時間:“爸,家長會是下週。”

許是樣貌的不同,使的樸世勳跟樸雋不管在什麼地方,都會引來一片注目。

樸世勳枉顧周圍投來的詫異目光,攬著樸雋的肩膀往停車的方向走:“我當然知道家長會在下週,我是來接你放學的。”

樸雋問他:“那下週你會來的,對嗎?”

“當然。”

少年將書包往肩膀上一提,步伐都變輕快了。

回去的路上,樸世勳把亞瑟住在家裡的事跟他說了。

樸雋對亞瑟冇有任何好感,於是反問:“既然亞瑟冇事,為什麼他們不回自己的家裡,非要跟我們擠在一起?”

樸世勳聽出了樸雋對亞瑟的反感,他道:“這件事有些複雜,我以後慢慢跟你解釋。”

樸雋想了想:“要不然,我也跟你一起住酒店吧,房子讓給他們。”

樸世勳擰眉:“住什麼酒店?”

樸雋道:“你晚上不去酒店睡覺嗎?”

樸世勳說道:“以後都不用去了。”

回到家,剛進門就聞到了一股香噴噴的孜然味道,樸世勳狐疑的順著味道走向廚房。

此時,亞瑟脖子上掛著圍裙,聚精會神的往已經烤的金黃的野兔身上撒孜然。

野兔從烤箱裡拿出來,滋滋冒油,孜然撒上去,空氣裡便傳來微小的炸裂聲。

姬娜挺著肚子,站在亞瑟身邊,頤指氣使的讓他翻麵再撒一層。

亞瑟身居高位,不笑的時候,往往會給人造成陰鷙冷峻的印象,但此刻,完全放鬆下來的他,渾身洋溢著一種安逸的鬆懈。

食物的香味瞬間占滿了整個廚房,樸雋跟樸世勳並排站在門口,父子兩個人表情如出一轍,都是一副很震驚的樣子。

樸雋震驚亞瑟的自來熟,剛到家就把薑小米送的野兔給翻出來了。

樸世勳當然知道亞瑟的意思,他滿臉都寫著拒絕,但說出的話卻無比好聽:“我去拿個毯子。”

亞瑟:“笨蛋,誰叫你……”

他不敢大聲,擔心吵到姬娜,等樸世勳回來的時候,手裡果然多了一條毯子,他遞給亞瑟,叫他過去給姬娜蓋上。

亞瑟冇聲好氣的扯過來,大步淩然走過去,在快要靠近時,又不自覺的放輕了腳步。

看見姬娜憔悴的睡顏,亞瑟知道,她最近一定過的很糟糕。

心疼、不捨、愧疚,統統化為一個吻,輕輕落在了姬娜的額頭上。

待唇瓣離開的時候,卻意外地望進一雙蔚藍色的眸子裡。

姬娜醒了。

亞瑟是個矛盾體,一麵提防著樸世勳,一麵卻又放心的將自己老婆跟未出世的孩子放在樸世勳這裡。

夫妻團聚,自然是有許多話要說,樸世勳自覺地坐在客廳裡想晚上吃點什麼。

為防止的人多口雜,樸世勳已經給傭人放假,讓他們都彆來了。

然後他拎起車鑰匙,準備去超市買點洗漱用品,順便去接樸雋。

其實這些事本可以交給威廉去做的,但樸世勳想嘛,亞瑟跟姬娜久彆重逢,他戳在那邊,不是礙事嗎。

樸雋現在上初中,放學比較晚,等樸世勳從超市出來,時間剛剛好,樸雋看見樸世勳時,很是驚訝,他誤以為樸世勳記錯了時間:“爸,家長會是下週。”

許是樣貌的不同,使的樸世勳跟樸雋不管在什麼地方,都會引來一片注目。

樸世勳枉顧周圍投來的詫異目光,攬著樸雋的肩膀往停車的方向走:“我當然知道家長會在下週,我是來接你放學的。”

樸雋問他:“那下週你會來的,對嗎?”

“當然。”

少年將書包往肩膀上一提,步伐都變輕快了。

回去的路上,樸世勳把亞瑟住在家裡的事跟他說了。

樸雋對亞瑟冇有任何好感,於是反問:“既然亞瑟冇事,為什麼他們不回自己的家裡,非要跟我們擠在一起?”

樸世勳聽出了樸雋對亞瑟的反感,他道:“這件事有些複雜,我以後慢慢跟你解釋。”

樸雋想了想:“要不然,我也跟你一起住酒店吧,房子讓給他們。”

樸世勳擰眉:“住什麼酒店?”

樸雋道:“你晚上不去酒店睡覺嗎?”

樸世勳說道:“以後都不用去了。”

回到家,剛進門就聞到了一股香噴噴的孜然味道,樸世勳狐疑的順著味道走向廚房。

此時,亞瑟脖子上掛著圍裙,聚精會神的往已經烤的金黃的野兔身上撒孜然。

野兔從烤箱裡拿出來,滋滋冒油,孜然撒上去,空氣裡便傳來微小的炸裂聲。

姬娜挺著肚子,站在亞瑟身邊,頤指氣使的讓他翻麵再撒一層。

亞瑟身居高位,不笑的時候,往往會給人造成陰鷙冷峻的印象,但此刻,完全放鬆下來的他,渾身洋溢著一種安逸的鬆懈。

食物的香味瞬間占滿了整個廚房,樸雋跟樸世勳並排站在門口,父子兩個人表情如出一轍,都是一副很震驚的樣子。

樸雋震驚亞瑟的自來熟,剛到家就把薑小米送的野兔給翻出來了。

樸世勳當然知道亞瑟的意思,他滿臉都寫著拒絕,但說出的話卻無比好聽:“我去拿個毯子。”

亞瑟:“笨蛋,誰叫你……”

他不敢大聲,擔心吵到姬娜,等樸世勳回來的時候,手裡果然多了一條毯子,他遞給亞瑟,叫他過去給姬娜蓋上。

亞瑟冇聲好氣的扯過來,大步淩然走過去,在快要靠近時,又不自覺的放輕了腳步。

看見姬娜憔悴的睡顏,亞瑟知道,她最近一定過的很糟糕。

心疼、不捨、愧疚,統統化為一個吻,輕輕落在了姬娜的額頭上。

待唇瓣離開的時候,卻意外地望進一雙蔚藍色的眸子裡。

姬娜醒了。

亞瑟是個矛盾體,一麵提防著樸世勳,一麵卻又放心的將自己老婆跟未出世的孩子放在樸世勳這裡。

夫妻團聚,自然是有許多話要說,樸世勳自覺地坐在客廳裡想晚上吃點什麼。

為防止的人多口雜,樸世勳已經給傭人放假,讓他們都彆來了。

然後他拎起車鑰匙,準備去超市買點洗漱用品,順便去接樸雋。

其實這些事本可以交給威廉去做的,但樸世勳想嘛,亞瑟跟姬娜久彆重逢,他戳在那邊,不是礙事嗎。

樸雋現在上初中,放學比較晚,等樸世勳從超市出來,時間剛剛好,樸雋看見樸世勳時,很是驚訝,他誤以為樸世勳記錯了時間:“爸,家長會是下週。”

許是樣貌的不同,使的樸世勳跟樸雋不管在什麼地方,都會引來一片注目。

樸世勳枉顧周圍投來的詫異目光,攬著樸雋的肩膀往停車的方向走:“我當然知道家長會在下週,我是來接你放學的。”

樸雋問他:“那下週你會來的,對嗎?”

“當然。”

少年將書包往肩膀上一提,步伐都變輕快了。

回去的路上,樸世勳把亞瑟住在家裡的事跟他說了。

樸雋對亞瑟冇有任何好感,於是反問:“既然亞瑟冇事,為什麼他們不回自己的家裡,非要跟我們擠在一起?”

樸世勳聽出了樸雋對亞瑟的反感,他道:“這件事有些複雜,我以後慢慢跟你解釋。”

樸雋想了想:“要不然,我也跟你一起住酒店吧,房子讓給他們。”

樸世勳擰眉:“住什麼酒店?”

樸雋道:“你晚上不去酒店睡覺嗎?”

樸世勳說道:“以後都不用去了。”

回到家,剛進門就聞到了一股香噴噴的孜然味道,樸世勳狐疑的順著味道走向廚房。

此時,亞瑟脖子上掛著圍裙,聚精會神的往已經烤的金黃的野兔身上撒孜然。

野兔從烤箱裡拿出來,滋滋冒油,孜然撒上去,空氣裡便傳來微小的炸裂聲。

姬娜挺著肚子,站在亞瑟身邊,頤指氣使的讓他翻麵再撒一層。

亞瑟身居高位,不笑的時候,往往會給人造成陰鷙冷峻的印象,但此刻,完全放鬆下來的他,渾身洋溢著一種安逸的鬆懈。

食物的香味瞬間占滿了整個廚房,樸雋跟樸世勳並排站在門口,父子兩個人表情如出一轍,都是一副很震驚的樣子。

樸雋震驚亞瑟的自來熟,剛到家就把薑小米送的野兔給翻出來了。

樸世勳當然知道亞瑟的意思,他滿臉都寫著拒絕,但說出的話卻無比好聽:“我去拿個毯子。”

亞瑟:“笨蛋,誰叫你……”

他不敢大聲,擔心吵到姬娜,等樸世勳回來的時候,手裡果然多了一條毯子,他遞給亞瑟,叫他過去給姬娜蓋上。

亞瑟冇聲好氣的扯過來,大步淩然走過去,在快要靠近時,又不自覺的放輕了腳步。

看見姬娜憔悴的睡顏,亞瑟知道,她最近一定過的很糟糕。

心疼、不捨、愧疚,統統化為一個吻,輕輕落在了姬娜的額頭上。

待唇瓣離開的時候,卻意外地望進一雙蔚藍色的眸子裡。

姬娜醒了。

亞瑟是個矛盾體,一麵提防著樸世勳,一麵卻又放心的將自己老婆跟未出世的孩子放在樸世勳這裡。

夫妻團聚,自然是有許多話要說,樸世勳自覺地坐在客廳裡想晚上吃點什麼。

為防止的人多口雜,樸世勳已經給傭人放假,讓他們都彆來了。

然後他拎起車鑰匙,準備去超市買點洗漱用品,順便去接樸雋。

其實這些事本可以交給威廉去做的,但樸世勳想嘛,亞瑟跟姬娜久彆重逢,他戳在那邊,不是礙事嗎。

樸雋現在上初中,放學比較晚,等樸世勳從超市出來,時間剛剛好,樸雋看見樸世勳時,很是驚訝,他誤以為樸世勳記錯了時間:“爸,家長會是下週。”

許是樣貌的不同,使的樸世勳跟樸雋不管在什麼地方,都會引來一片注目。

樸世勳枉顧周圍投來的詫異目光,攬著樸雋的肩膀往停車的方向走:“我當然知道家長會在下週,我是來接你放學的。”

樸雋問他:“那下週你會來的,對嗎?”

“當然。”

少年將書包往肩膀上一提,步伐都變輕快了。

回去的路上,樸世勳把亞瑟住在家裡的事跟他說了。

樸雋對亞瑟冇有任何好感,於是反問:“既然亞瑟冇事,為什麼他們不回自己的家裡,非要跟我們擠在一起?”

樸世勳聽出了樸雋對亞瑟的反感,他道:“這件事有些複雜,我以後慢慢跟你解釋。”

樸雋想了想:“要不然,我也跟你一起住酒店吧,房子讓給他們。”

樸世勳擰眉:“住什麼酒店?”

樸雋道:“你晚上不去酒店睡覺嗎?”

樸世勳說道:“以後都不用去了。”

回到家,剛進門就聞到了一股香噴噴的孜然味道,樸世勳狐疑的順著味道走向廚房。

此時,亞瑟脖子上掛著圍裙,聚精會神的往已經烤的金黃的野兔身上撒孜然。

野兔從烤箱裡拿出來,滋滋冒油,孜然撒上去,空氣裡便傳來微小的炸裂聲。

姬娜挺著肚子,站在亞瑟身邊,頤指氣使的讓他翻麵再撒一層。

亞瑟身居高位,不笑的時候,往往會給人造成陰鷙冷峻的印象,但此刻,完全放鬆下來的他,渾身洋溢著一種安逸的鬆懈。

食物的香味瞬間占滿了整個廚房,樸雋跟樸世勳並排站在門口,父子兩個人表情如出一轍,都是一副很震驚的樣子。

樸雋震驚亞瑟的自來熟,剛到家就把薑小米送的野兔給翻出來了。

樸世勳當然知道亞瑟的意思,他滿臉都寫著拒絕,但說出的話卻無比好聽:“我去拿個毯子。”

亞瑟:“笨蛋,誰叫你……”

他不敢大聲,擔心吵到姬娜,等樸世勳回來的時候,手裡果然多了一條毯子,他遞給亞瑟,叫他過去給姬娜蓋上。

亞瑟冇聲好氣的扯過來,大步淩然走過去,在快要靠近時,又不自覺的放輕了腳步。

看見姬娜憔悴的睡顏,亞瑟知道,她最近一定過的很糟糕。

心疼、不捨、愧疚,統統化為一個吻,輕輕落在了姬娜的額頭上。

待唇瓣離開的時候,卻意外地望進一雙蔚藍色的眸子裡。

姬娜醒了。

亞瑟是個矛盾體,一麵提防著樸世勳,一麵卻又放心的將自己老婆跟未出世的孩子放在樸世勳這裡。

夫妻團聚,自然是有許多話要說,樸世勳自覺地坐在客廳裡想晚上吃點什麼。

為防止的人多口雜,樸世勳已經給傭人放假,讓他們都彆來了。

然後他拎起車鑰匙,準備去超市買點洗漱用品,順便去接樸雋。

其實這些事本可以交給威廉去做的,但樸世勳想嘛,亞瑟跟姬娜久彆重逢,他戳在那邊,不是礙事嗎。

樸雋現在上初中,放學比較晚,等樸世勳從超市出來,時間剛剛好,樸雋看見樸世勳時,很是驚訝,他誤以為樸世勳記錯了時間:“爸,家長會是下週。”

許是樣貌的不同,使的樸世勳跟樸雋不管在什麼地方,都會引來一片注目。

樸世勳枉顧周圍投來的詫異目光,攬著樸雋的肩膀往停車的方向走:“我當然知道家長會在下週,我是來接你放學的。”

樸雋問他:“那下週你會來的,對嗎?”

“當然。”

少年將書包往肩膀上一提,步伐都變輕快了。

回去的路上,樸世勳把亞瑟住在家裡的事跟他說了。

樸雋對亞瑟冇有任何好感,於是反問:“既然亞瑟冇事,為什麼他們不回自己的家裡,非要跟我們擠在一起?”

樸世勳聽出了樸雋對亞瑟的反感,他道:“這件事有些複雜,我以後慢慢跟你解釋。”

樸雋想了想:“要不然,我也跟你一起住酒店吧,房子讓給他們。”

樸世勳擰眉:“住什麼酒店?”

樸雋道:“你晚上不去酒店睡覺嗎?”

樸世勳說道:“以後都不用去了。”

回到家,剛進門就聞到了一股香噴噴的孜然味道,樸世勳狐疑的順著味道走向廚房。

此時,亞瑟脖子上掛著圍裙,聚精會神的往已經烤的金黃的野兔身上撒孜然。

野兔從烤箱裡拿出來,滋滋冒油,孜然撒上去,空氣裡便傳來微小的炸裂聲。

姬娜挺著肚子,站在亞瑟身邊,頤指氣使的讓他翻麵再撒一層。

亞瑟身居高位,不笑的時候,往往會給人造成陰鷙冷峻的印象,但此刻,完全放鬆下來的他,渾身洋溢著一種安逸的鬆懈。

食物的香味瞬間占滿了整個廚房,樸雋跟樸世勳並排站在門口,父子兩個人表情如出一轍,都是一副很震驚的樣子。

樸雋震驚亞瑟的自來熟,剛到家就把薑小米送的野兔給翻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