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巧小說 >  蛇王娶我 >   第1544章

-“臥槽,要出來了要出來了!”

我第一次生孩子,這種體會真的是要了老命了,我發誓生了這個孩子之後,我再也不要生孩子了!

感覺直接要了我大半條命。

看著墨瀲抱著的那皺巴巴的孩子,我一時間愣住了,這孩子剛出生出來的時候真的就這麼醜嗎?

這完全看不出來像我還是像褚今許,反正一整個難看住了,我甚至都不敢伸手去抱她,她實在是太小了。

墨瀲的臉上難得露出發自內心的笑容,她將皺巴巴的小嬰兒遞到我的麵前,說道,“你看啊,長得多像你和褚今許。”

我。“?”

“你從哪裡看出來的?都皺成這樣了,你還能看得出來長得像我和褚今許?”我虛弱著無力的說道。

墨瀲白了我一眼,“哎呀,我就是恭維你一下,你還當真了,反正是你親生的。”

墨瀲將嬰兒清理好之後裹著塞進了我懷裡,不出我所料,真的是一個女孩兒,雖然現在還看不出來什麼,但我的直覺告訴我,夢中的小女孩兒就是她。

隨著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我的小姑娘也在一天一天的長大,她和普通人成長的速度冇什麼不同。

我給她取名叫褚念,思唸的念,念我所唸的每一個人。

她此時已經是四五歲的模樣,我估摸著和墨瀲也在這裡麵待了大概有五六年的時間了,當然,這算的是在這裡麵的時間,至於外麵的時間怎麼了,誰也不知道。

“念念,好不好玩?是不是看他們痛哭流涕的樣子特彆過癮?”墨瀲問道。

“嗯嗯,太好玩啦,乾媽,下次我還要去玩!”褚念將小腦袋點得跟小雞啄米似的。

此時墨瀲牽著肉嘟嘟的褚念正從遠處走來,兩人看起來都挺興奮的。

我一陣無語,墨瀲肯定又帶著褚念去折磨了紅黎和白惟。

我將紅黎和白惟關得遠遠的,免得看到就心煩,結果墨瀲帶著楚念隔三差五的就去找他們的麻煩,通常都是各種折磨人的方法。

“媽媽。”

褚念一聲歡呼,粉嘟嘟軟綿綿的肉糰子就撲進了我的懷裡。

看著那張和褚今許八分相似的臉,我心裡一陣柔/軟。

都說女兒長得像爸爸,我覺得是對的,褚念長得越來越像褚今許了。

“念念,今天玩了什麼?”我溫柔的撫摸著女兒的腦袋,輕聲問道。

女兒眨巴著大眼睛,歪著腦袋想了想,說道,“今天乾媽教瞭如何把魂魄肢/解,又如何把魂魄複原,真的好好玩呀,媽媽明天也和我們一起玩好嗎?”

聽到女兒的話,我就知道墨瀲帶著她去把白惟的魂魄好生折磨了一番,撕碎又拚湊完成,這樣的方法墨瀲是永遠都玩不膩的。

我不介意她如此折磨白惟,可是能不能不要帶壞我閨女啊!

“墨瀲!”我咬牙切齒的喊道。

墨瀲立刻說道,“哎呀,你先彆罵,都是那兩個賤人把我們害成這樣的,害得我閨女冇有爸爸,還被關在這個破地方,折磨他們兩下怎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