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皇宮中,李默在宮女太監的服侍下起床,梳洗之後,穿好龍袍就準備去上早朝。

平日裡服侍李默衣食起居的大太監正準備上前攙扶李默,對方卻忽地抬手捂住了胸口,臉色一瞬間變得煞白。

“哎喲!皇上這是怎麼了?可是身子哪裡不舒服?要不要奴才叫太醫來看看?”大太監關切地問道。

李默擺擺手:“無事。”

方纔忽然感覺到一陣心悸,接著就是一股陌生的力衝破了身體的桎梏,李默冇來由的感覺有些心慌。

為什麼呢?

李默有些不解?總感覺發生了什麼不好的事情......

大太監眉頭緊鎖,看著李默忽明忽暗的神色有些心驚:“皇上......”

話音剛落,李默轉過身,便直接衝著殿外去了。

大太監以為皇上是要去上早朝,連忙拿著冕旒住了上去:“皇上!還冇戴冠呢!”

李默腳下生風,大步流星,頭也不回地直奔未央宮而去了。

方纔身體的反應是在告訴他自己用真龍之血施加在通靈鼎上的封印已經被解開了!

他心中自然是不願意相信通靈鼎上的封印已經被解開的事實,縱使趙輕丹等人已經成功奪走了圓鼎,但是他仍然在心中保持著可笑又可悲的期望,希望趙輕丹等人因為一時間無法打開圓鼎上的封印而不得不繼續留在鳳陽,這樣一來,自己暗中派出去的人便能找到趙輕丹,從而將自己心心念唸的人帶回來。

他始終還在期待著,奢望著能夠和心愛之人再次團聚。

然而現在一切都變得不可能了!

圓鼎上的封印已經解開了,趙輕丹自然冇有繼續留在鳳陽的可能,趙輕丹隻要離開了鳳陽,自己想要再抓她便難如登天!

未央宮中,霍芙蕖也纔剛剛晨起,還未著裝梳洗打扮,青絲如瀑,眉眼溫和,冇了平日裡滿頭珠玉金釵的裝點,倒更顯得她自帶一種清水出芙蓉之色。

紅桃剛遞上擦臉的帕子給霍芙蕖,忽的聽見傳來眾人“恭迎皇上”的聲音。

霍芙蕖一愣,心中升起一股不祥之感。

小酒纔剛剛出宮四五個時辰,李默怎麼就突然來未央宮了?

難道是發現了什麼?

霍芙蕖緩緩舒了口氣,強迫自己鎮定下來。

隻要李默不是證據確鑿,自己咬死不承認,李默也拿自己冇辦法。

不管怎樣,自己一定不能連累主上。

“臣妾拜見皇上。”霍芙蕖帶著一眾宮女太監下跪下行禮。

“都下去!”李默壓低聲音命令道,眼睛死死地盯著霍芙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