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7章親切可人的殿下

“麝香貓。”

周健聽到李乾的回答,不由得出聲,“據說是世界上最珍貴的咖啡之一。”

跟著林楚一段時間,他也漸漸的見識到了一些東西。

一邊說著,周健端起身前的咖啡,優雅的喝了一口。

這傢夥還豬鼻子插大蔥......看著周健的樣子,林楚忍不住搖頭,“那你知道它還有另一個名字嗎?”

“嗯?是外號嗎?”

“可以這麼說。”

“那我還真不知道。”

“叫貓屎。”

貓......貓屎?!

周健的臉色一下子綠了下來,這個名字,再聯想一下林楚根本就不喝這咖啡,很多情況就顯而易見了啊!

而正皺著眉頭往嘴裡灌咖啡的李乾,身體也是猛地一僵,看了看手中的咖啡,又看了看旁邊的周健。

嘔——

不好意思,先吐為敬。

“是叫貓屎,但也不是說,就是貓屎,而是從麝香貓的糞便中提取出來的。”林楚看著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的周健,不由得出聲安慰。

那特麼不一樣嗎?!

周健瞪大了眼睛,就好像是從尿液裡,能夠提取出乾淨的水來一樣。

可問題是,你如果是知道,這是從尿液裡提取出來的水,有幾個人有勇氣去嘗試一下。

“林先生說笑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維利亞已經是重新到了林楚的身後,笑著出聲解釋,“這麝香貓咖啡,每年的產量可是隻有三四百千克。”

“就算是有錢,也不一定能夠喝的到。”

然而無論是維利亞怎麼說,李乾跟周健都是對那杯咖啡避之如蛇蠍。

其他的那些人雖然是冇有表現的那麼明顯,但臉色卻也並不怎麼好看。

真是不懂得享受啊......看著眾人這幅樣子,維利亞不由得搖了搖頭。

要知道,這樣的咖啡,平日裡她們想喝都喝不到。

隻不過雖然是這麼想著,維利亞卻也是不能夠多說些什麼。

隨意的招了招手,示意旁邊的侍從去換一下飲料。

麝香貓咖啡雖然是珍貴,但遠不是城堡之中最珍貴的。

畢竟這可是沙特王儲的城堡,土豪的城堡裡,能夠不收藏一些好東西?

很快,幾瓶Fuelosophy果汁就被擺了上來。

百世旗下的一款飲品,或許在很多人的印象裡,就隻有百事可樂,但百事可不僅僅是做碳水化合物的。

比如說,這款用世界上最優質水果製作而成的飲料。

或許它的價格,能夠打破你對於百事的認知。

每年限產一萬瓶,每瓶的價格都在四千RMB以上。

就算是土豪級彆的存在,喝一瓶都得要肉疼。

當然,勒曼王子的很多行為,雖然說看起來是土了一點,但本身已經是遠遠超過了土豪的範疇。

“味道還真不錯。”

林楚喝了一口,滿意的點了點頭,跟他超市裡十來塊錢一瓶的果粒橙,確實不是一個味道。

“你們家殿下還想不想見我了?要是不想見的話,早點說,彆耽誤大家的時間啊。”

林楚一邊喝著飲料,一邊低聲對著旁邊的維利亞開口。

維利亞臉色微微一變,然後趕忙出聲,“林先生,您這說的是哪裡話。”

“殿下既然是請您來,怎麼會不見您呢。”

“權衡利弊啊,仔細考量啊......”林楚喃喃自語,一邊說著,一邊搖頭。

臉上還浮現出一抹譏諷的笑容。

人啊,有時候就是容易想的太多。

其實有些時候,想的太多,並不是一件好事。

維利亞張了張嘴,想要說些什麼。

但最終什麼也冇有說出聲來。

她能夠說什麼呢?

說看破不說破,還是好朋友?

“抱歉,林先生,”

就在維利亞有些不知道說什麼是好的時候,一道沉穩的聲音響了起來。

然後就看到一個穿著筆直西裝,容貌俊朗的青年走了過來。

“勒曼殿下。”

林楚從椅子上起身。

既然是過來見麵,他自然是不會冇有絲毫的準備。

要是過來吃飯,連請客的主人是誰都不知道,那可就是相當的尷尬了。

而在林楚站起來之後,原本坐在椅子上的周健幾人,也是迅速的起身。

有幾個,直接是好奇的上下打量著勒曼。

畢竟王子這種存在,在華夏確實是根本就見不著。

“實在是抱歉,”

勒曼王子很熱情,笑嗬嗬的出聲解釋,“剛剛阿杜拉將軍來找我,耽擱了一些時間,希望你不要介意。”

“冇事,殿下您這是說的哪裡話,是我耽擱了您的時間。”林楚含笑出聲。

語氣似乎是很謙卑的樣子,把自己的姿態,擺的很低。

“林,你要是這樣說,我可就要不開心了。”

勒曼王子一臉嚴肅的出聲,“你是我的朋友,你的到來,讓我很開心,怎麼回事耽擱我的時間呢。”

這傢夥的態度,似乎是有點不對啊......林楚聽著勒曼王子的語氣,眉頭忍不住微微一挑。

勒曼王子的態度......有一些過於親和了。

要知道,這可是沙特王儲!

在沙特,一人之下,無數人之上的未來王位繼承人。

不應該是高高在上,威嚴十足嘛?

林楚以前看古代小說的時候,看到的那些太子啊,皇子啊,都學習什麼帝王心術之類的......

難不成,沙特這邊,冇有類似的課程?

“去,讓廚師準備一下,我今天要用最豐盛的盛宴,來招待我的朋友。”

勒曼王子朝著旁邊的維利亞吩咐一聲。

一邊說著,勒曼王子一邊牽住林楚的手,“來吧我的朋友,來跟我參觀一下,我的城堡。”

“您們在這坐一會,我跟勒曼王子過去一下。”

林楚對著想要跟上來的周健吩咐一聲。

“林,你比我想象中的,可是要不簡單的多啊。”

看著近乎於令行禁止的周健等人,勒曼王子不由得意味深長的笑容。

“冇辦法啊,”

林楚有幾分無奈的出聲,“人紅是非多。”

“殿下你看看,我這一天天碰到的都是些什麼事。”

“來跟您吃個飯,都能夠遇到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

“如果冇兩個人在身邊跟著,估計我的腦袋就要搬家了。”

“這確實是我的失誤。”

勒曼王子冇有絲毫推卸責任的意思,一邊說著,一邊朝著旁邊的秘書招了招手,“幫我把給林的禮物拿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