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一番觀望之後,陸凡對於鐵山宗也有所瞭解,除此之外還有三角域的一些事情,也是頗為觸動。

在這三角域之內,實力便能代表一切,隻要有強大的實力,便可以為所欲為,根本冇有任何人管製。

所以不管是個人還是宗門,能夠在三角域中存活,都是極為不易。

“酒宴已經準備妥當。”

飛鳥走了過來:“趕快讓大人一起來吧!正好一起慶祝一番,北極宗門一位長老被殺,可是他們咎由自取。”

鐵豹微微點頭,這才向著陸凡示意,倒是不敢有半分逾越。

陸凡在他眼中,絕對算得上是高人,畢竟之前在樹林之內,陸凡施展出來的手段,可是讓他望塵莫及,甚至一臉仰望。

不久之後,陸凡纔來到宗門的一座庭院內,在這庭院之中,有著數10位老者,看起來仙風道骨,倒是頗有韻味。

“宗主,這位便是陸大人!”

飛鳥向著一名中年男子介紹,言語更是頗為客氣。

“陸大人!”

鐵山宗主微微抱拳:“今日若非您親自出手,恐怕難豹他們就危險了,你可是鐵山宗大恩人。”

“不過是舉手之勞,不必如此。”陸凡擺了擺手。

“大人還請入座!”

鐵豹連忙說道,旁邊幾名老者微微皺眉,也不知道陸凡到底有什麼能耐,能夠讓鐵豹如此對待,甚至對於今日之事,他們還是有所懷疑。

陸凡如何能夠擊殺胡秋,看起來如此年輕,倒是讓人詫異的很。

“聽說陸小友斬殺胡秋,相對實力極其不凡。”

一位青衣老者笑道:“不知可否討教一番。”

“這可不行!”

鐵豹搖頭說道:“陸大人是我的大恩人,現在更是用餐時間,各位長老可不能試探,不然就是不給我鐵豹麵子。”

“瞧你這話說的,我們怎麼會不給你麵子呢!”青衣長老微笑道:“不過是想要試一下這位小友的實力,能夠擊殺胡秋長老,實力也必不會差。”

“青衣長老,陸大人是客人。”

飛鳥直言道:“現在也是慶祝宴,你忽然要切磋一番,倒是有些不妥,你若是不嫌棄,等慶功宴結束之後,我陪你比劃比劃。”

青衣長老淡淡一笑,眼神中有著絲絲不屑,他對於陸凡的實力,倒是頗為質疑,隻不過陸凡不肯出手,他也不好再多說。

“不過是切磋一番,倒是無傷大雅。”

陸凡聳了聳肩:“隻是我怕到時候我也收不了手,會傷到這位長老!”

“你若是能夠傷到我,那便是你的本事。”

青衣長老冷聲說道:“你也無需多慮。”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比劃幾招。”

陸凡聳了聳肩,其實他來到鐵山宗很簡單,找一個住的地方,然後打聽通天學院的訊息,卻冇想到有這麼多蒼蠅,對自己更是頗為不信。

他若是再不敲山震虎,到時候恐怕更會引起波瀾。

“青衣長老,凡事點到為止。”

鐵山宗主出聲說道:“不過是切磋一番,可千萬不要太過認真,免得到時候傷了和氣。”

“宗主放心,我做事自有分寸!”青衣長老擺了擺手。

在整個鐵山宗內,除了宗主之外,他的實力便是最強的,既然宗主有令,他自然不會讓陸凡太過難看。

胡玉坐在一旁,更是一臉不屑,彆人不知道陸凡的實力,他可是清楚得很,這青衣長老如此不知天高地厚,到時候必定會被教訓一頓。

待到不久之後,青衣老者纔來到一旁:“陸道友,我們點到為止,我家宗主說了,你是我們鐵山宗的客人,可不能讓你有損傷。”

“既然是切磋,又何必禮讓!”陸凡擺了擺手:“儘管使出全力,我若是退了一步,便算我輸。”

見到陸凡如此言語,在場眾多老者也皺起眉頭,陸凡這般出言,倒是有些太過狂妄,完全冇有將青衣放在眼中。

旁邊有著不少弟子圍觀,更是頗為激動,其實就連他們對於陸凡的實力也有所質疑,若是能夠與青衣長老對戰一番,便能夠看出端倪。

想到此處,諸多弟子更是頗為激動,畢竟像這樣的高手之戰,可是很久冇有出現過了。

青衣長老神情冰冷,陸凡剛纔那一番話語,簡直太過狂妄,讓他無法忍受,若是不給陸凡一點顏色瞧瞧,還真有些說不過去。

也就在那驟然間,青衣長老周身氣息奔湧,猛地向著陸凡踏去,所過之處更是勁風陣陣。

見到眼前一幕,在場眾人為之一驚,更是有些動容:“這不是青衣長老的太極13式嗎?竟然直接施展而出,難道是動真格的?”

“肯定是動真格的了,太極十三式衍生力極強,一般能可招架不住。”又一名弟子出言。

旁邊諸多觀望的老者,也是頗為滿意,青衣長老的太極十三式,可是能夠衍生出千變萬化的掌力,一般的尊者根本無法抵擋。

陸凡如果是冒牌貨,根本就無法抵擋。

“雕蟲小技!”

陸凡背手而立,隻是淡淡一抬腳,一股毀天滅地的力量便油然而生,向著青衣老者奔湧而去。

青衣老者見狀,更是瘋狂地運轉的靈氣,向著後方不斷奔湧,他能夠明顯感覺到,這一股氣場極其強大,他若是不使出全力,恐怕就要葬身於此。

轟隆……

巨大的撞擊聲響起,青衣長老身形猛地爆飛,嘴角更是有鮮血溢位,他如何都冇有想到,陸凡實力會如此之強,強大到他有些懼怕。

鐵山宗主神色大變,就連他也冇有想到,陸凡的實力會強大到這一地步,隻是單單一抬腳,便將青衣長老震飛,這可是他們鐵山宗除他以外第一人。

想到此處,眾人更是心驚,內心有些惶恐,如此強大的實力,若是照顧不周,他們整個鐵山宗都要被夷為平地。

“我都說過了,陸大人很強的。”

鐵豹無奈地聳了聳肩:“可惜你們就是不聽,我也冇有絲毫好辦法。”

青衣長老臉色有些抽搐,更是頗為狼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