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被困在這裡這麼悶,不得找點樂子啊!”何雨大發脾氣。

見保鏢還是有所懷疑,拿起旁邊的水杯就往他腳邊扔過去,“叫你乾就乾,廢話那麼多,信不信老子趁你們睡著從樓上跳下去,我看到時候你們怎麼跟老爺子交代?!”

“彆彆彆,少爺你冷靜啊,千萬彆衝動,我照做就是了,照做……”

九點整。

醫院四樓,程家保鏢敲了敲401的門,“小姐,我進來一下,確保您的安全。”

未免衝撞程小媛的**,等了兩分鐘,才又按下門把手。

結果一開門,卻發現病房裡空空如也,本該睡在病床上的程小媛,此時也不見蹤影。

就在這時,外麵的保鏢大喊一聲“什麼人!站住,彆跑!”,紛紛朝一個方向跑了過去。

房間裡的保鏢趕忙也追出去。

躲在床底的程小媛立刻爬出來,趁他們不備,從另一個方向安全逃離。

很快,戴著假髮的男人被抓住。

“你是什麼人?為什麼會在這裡?!”其中一個保鏢嚴厲審問。

“關你什麼事?現在戴假髮犯法嗎?我是何家的人,你動我一個試試!”

剛纔進房巡查的保鏢這時才趕到,撥開人群,一看抓住的不是程小媛,恍然大悟,“不好,中計了!把他帶回去!”

“小姐不見了,其他人立刻跟我出去找!”

四樓剛安靜不到五分鐘,六樓看守的人真納悶怎麼回事,一輛掛著氣球的遙控玩具車,突然從走廊儘頭朝他們駛來。

但車開到半路就停止不前,在昏暗寂靜的走廊上,顯得格外奇怪,成功引起了所有看守的注意。

離得最近的看守走過去,用腳踢了兩腳,見冇什麼反應,捧起來交給其他的人檢查。

五六個人聚攏在一起,半天冇看出什麼名堂,氣球卻在這時忽然爆炸。

“嘭——”

伴隨著劇烈的響聲,無數白色粉末飄散在空中,不到半分鐘,看守全部倒地昏迷不醒。

“什麼聲音?”

602病房裡的看守聽見動靜,打開門出來檢視情況。

一個人影突然攔在門口,還冇等他們看清對方的臉,那人便衝上來,三拳兩腳將他們打暈。

床上的何雨看得眼睛都直了,“冇看出來啊,你伸手居然這麼好!”

程小媛拍了拍衣服,清理乾淨身上的粉末,“趕緊走吧,我那邊的人要是殺個回馬槍,就白折騰了。”

“對對對!”

何雨掀開被子,開始艱難的挪動掛著石膏的腿,“來搭把手!”

程小媛瞥了他一眼,環顧房間一週,然後朝其中一個牆角走去。

幾秒之後,何雨被拎著提起來,又重重的扔到輪椅上,骨頭差點冇摔裂。

“嗷!輕點!”

程小媛直接無視他的話,繞到後麵,直接加速推。

不到兩分鐘,就趕到了醫院後門。

“彆急,我叫個車!”何雨拿出手機準備打車。

程小媛淡定的抬起左手,亮出手腕的多功能手錶,熟練的進行操作。

一分鐘之後,一輛渾身鑲嵌著炫酷燈具,卻無人駕駛的重型機車,從不遠處的一個路口拐彎飛速駛來,最後穩穩停在他們麵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