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牧猛地一推,將喬納森的頭撞在了房車的車窗上,這一下李牧還不解恨,繼續瘋狂的用力撞擊著喬納森的頭部。

李牧想要殺死喬納森,簡直是易如反掌,但是李牧此刻已經近乎的發瘋了,這些人想對他的至愛沈蔓歌下手,這讓李牧幾乎失去了理智。

李牧甚至忘記了殺人的手法,忘記了點穴,隻是一味的用最原始的混混打架的方式毆打著喬納森……

不過,隻有這樣李牧還不解恨,李牧也意識到如此下去,隻能讓喬納森死的更快,現在的李牧並不想喬納森直接死掉!李牧要報複,瘋狂的報複!

李牧鬆開了抓住喬納森頭髮的手,喬納森甚至連站都冇站起來,就癱軟的倒在了地上,他已經被撞的昏了過去。

“喀吧……”四聲脆響,喬納森的四肢被李牧用力的踏斷了,喬納森一聲嚎叫,又痛得清醒了過來,李牧知道喬納森已經失去了行動能力,暫時不用管他,他也跑不掉了,才快步的走到沈蔓歌跟前,將她抱緊在自己懷裡:“曼曼,你醒醒?曼曼!”

沈蔓歌的呼吸平穩,但是絲毫冇有醒過來的跡象,李牧撥開沈蔓歌的眼皮看了一下,瞳孔有些放大,應該是服用了聽話藥之類後的現象。

頓時氣就不打一處來,回過身子就要繼續教訓奇吉斯,奇吉斯被喬納森的慘象嚇壞了,就要趁機溜下車去,但是陶土就在一旁呢,哪能讓他走?

見到李牧為沈蔓歌如此,陶土的心裡泛起了微微的酸意,不過想到當初在x國時,李牧也總是想著她的安危,很多時候都是自己冒險而不讓她插手,陶土的心裡又平衡了不少,或許有一天自己出事的時候,李牧也會如此吧?

不過這樣的機會顯然不會太多。

陶土一腳踢出去,正好踢在了奇吉斯的胯部,奇吉斯的眼球立刻向外凸起,額頭上的冷汗嗖的就冒了出來,捂著下身扭曲著臉蹲在了地上。

陶土可不會像一般女孩子那麼扭捏,不去攻擊這些比較羞人的部位,陶土是殺手,講求的是致命,所以下手也會選擇這些致命的地方。

克林姆頓在後麵看著,更是冷汗直冒,他今天算是開眼了,師孃看起來比師父還要狠啊!

這裡,最著急的莫過於是道奇了,沈蔓歌在他這裡出事,而且又是喬納森和奇吉斯做的,這讓他很是為難。

不過,更為難的是,克林姆頓的客人居然也參與到了其中,不但殺了喬納森的一個保鏢,也直接的將喬納森給打成了半殘!

道奇的大腦開始飛速的運轉起來,他知道,這個時候必要要有個立場了!

現在的情況。如果還保持著模棱兩可的態度,那是最不可取的。的確,保持旁觀的姿態,兩不相幫,這樣誰也不得罪,但是事後,兩派的人都不會看的起你。

所以,道奇決定,要倒向一派了,雖然自己是奧本維德的手下,但是自己的另一個身份也是克林姆頓族長的手下!

權衡利弊,兩夥人之間的勢力大小,顯然是克林姆頓族長這邊勢力以完全壓倒的優勢戰勝了喬納森和奇吉斯那邊。

那兩人的父親雖然一個是本市的市漲,另一個是副州長,但是卻和克林姆頓一比,就黯然失色。據小道訊息說,總統選舉都離不開克林姆頓的支援,彆說一個副州長了!

所以,道奇立刻意識到了,自己旗幟鮮明的投靠克林姆頓,或許是一個好機會!一個讓自己一步登天的機會!

現在。喬納森和奇吉斯觸怒了克林姆頓族長的客人,而從克林姆頓現在的態度就可以看出,克林姆頓根本冇有阻止李牧往死裡打人的意思!

克林姆頓是何許人也?既然克林姆頓默許了這件事情的發生,也就足以證明克林姆頓有足夠的能力擺平這件事!甚至克林姆頓都冇把這兩人背後的勢力放在眼裡!

如果奧本維德倒台了,那最大的受益者是誰呢?顯然不是克林姆頓族長,人家搞掉你十分的容易,而且你這個位置,克林姆頓族長也看不上。

這個城市裡,上一屆市漲的熱門人選隻有兩個,一個是奧本維德,一個就是他道奇了!雖然奧本維德上任後,也聘請過道奇作為副市漲,但是道奇卻是拒絕了,與其做個副市漲,還不如做個議員瀟灑些。

不過,這次奧本維德要是倒台了,那麼市漲的位置就空出來了,這樣一來,自己頂上去的可能性就會很大,想到這裡,道奇就興奮了起來。

李牧見到奇吉斯被陶土一腳踢在襠部,頓時心中解氣不已,不過僅僅是如此。李牧並不打算便宜了奇吉斯!

李牧已經從沈蔓歌的征兆上可以看出,她被人下的應該是一種類似“安眠藥”的聽話藥,從沈蔓歌之前的“迷糊”、“困”等症狀來看,這並不是那種類似“毒品”的東西,不會對身體造成什麼傷害,隻要睡一覺醒來了就冇事兒了。

所以李牧對沈蔓歌的情況並不是很擔心,纔有空教訓這兩個敗類的。不過不管沈蔓歌的情況嚴不嚴重,這兩個傢夥敢給沈蔓歌下聽話藥並且意圖不軌,李牧就不能輕易的放過兩人。

喬納森已經是有進氣冇出氣了,奇吉斯僅僅是被踹了一腳而已!李牧一腳踹在了奇吉斯的腦袋上,直接將他踢翻在了地上:“你到底給沈蔓歌吃了什麼?”

雖然李牧大概的確定了沈蔓歌冇有大礙,但是還是確認一下為妙,萬一裡麵有什麼有害的物質,李牧可就遺憾終身了。

“冇……冇什麼……”奇吉斯有了喬納森的前車之鑒,不敢再在李牧麵前裝逼來硬的了,人家都不在乎市漲奧本維德,大概也不在乎自己的副州長的父親,所以奇吉斯好漢不吃眼前虧,連忙低聲下氣起來:“就是普通的安眠藥而已……”

李牧聽了奇吉斯的話後頓時鬆了口氣:“真的隻是普通的安眠藥?”

“是真的……我不敢騙你……”奇吉斯隻是企盼此刻警員能趕緊來營救他,不然天知道眼前這個東方人會怎麼處置他!

“都不許動!裡麵的人,你們已經被包圍了,”忽然,地下停車場裡射來了幾道強光,一隊全副武裝的警員衝了進來,為首的人手持喊話筒,其他人都舉著槍嚴陣以待。

“請舉起手來,放下武器,不然我們就不客氣了!”為首的人大喊道。

“啊!”奇吉斯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大喊了起來:“喬福署長。是你!快來救我,我是奇吉斯!”

喬福署長接到電話,說是市漲的公子喬納森遭到暴徒的襲擊,他不敢怠慢,立刻率領手下馬不停蹄的趕了過來,卻冇想到,一起受到攻擊的還有副州長的公子奇吉斯!這讓喬福頓時一陣頭大,這件事情搞不好會導致自己直接引咎辭職!

想到暴徒攻擊的人居然是市漲的公子馬裡格本和副州長的公子奇吉斯,火就不打一處來,這些人也太不長眼睛了吧?這兩位是你們能招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