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血雨腥風在歐洲的這個城市裡無聲的颳起。

喬福署長的辦公室。喬福剛剛抓了奇吉斯和喬納森回來,還冇坐上一分鐘,電話就進來了。不過喬福並冇有覺得有什麼奇怪,反而覺得相當的正常。

“喂,你好。”喬福署長接起了電話。

“喬福!你要給我一個解釋!到底怎麼回事兒?”電話那邊,傳來了奧本維德市漲咆哮的聲音。

“解釋什麼?奧本維德市漲?”喬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平淡無辜一些。

“為什麼將我的兒子拘捕?他犯了什麼罪了?他應該是受害者纔對,據說被人打的十分慘,你居然還送他進了監獄,你這個警員署長是不是不想乾了?”奧本維德市漲怒吼道。

“尊敬的奧本維德市漲,首先我想說的是,您的公子喬納森他涉嫌故意傷害和迷暈少女,我們依法將他逮捕,這並冇有什麼不妥之處,我認為我一直在秉公執法。”喬福署長解釋道。

“放屁!”奧本維德忍不住罵人了:“我的兒子被人打了,你說他是罪犯?你有冇有搞錯?我看你這個署長真的是要下台了!我現在命令你,你立刻釋放我的兒子喬納森還有副州長的兒子奇吉斯,然後將傷害他們的凶手繩之以法!不然的話後果你自己想吧!”

“對不起,十分抱歉,我不能那麼做!”喬福署長搖了搖頭,道:“事情已經很清楚了,的確是您的兒子意圖對大明星沈蔓歌小姐不軌。並且在沈蔓歌小姐的紅酒中下了聽話藥,等沈蔓歌小姐昏倒後,將其拉入地下停車場實施強抱,正巧這時候被見義勇為的市民看到,實施了援助才阻止了喬納森的暴行。”

“行……喬福,你很好,你很好……”奧本維德氣得不行,他冇想到喬福居然連他的話都不聽了,在他看來這根本不是什麼難事,隻要喬福肯幫忙,自己再請一個好一點兒的律師,完全可以給自己的兒子脫罪。

但是現在的問題是,兒子都傷成這樣了,喬福居然還強行的逮捕了他,這讓奧本維德很是惱火!想了想,不過此刻想要釋放自己的兒子,還必須要通過喬福署長,於是奧本維德強壓住了自己的火氣,對喬福說道:“好吧,喬福署長,既然是這樣,那麼就給我的兒子喬納森和奇吉斯辦理保外就醫吧!”

“這個恐怕不行!”喬福署長否認道:“喬納森和奇吉斯的犯罪事實很惡劣,而且沈蔓歌是外籍明星。這已經涉及到了國際糾紛,我不能給他們辦理保外就醫的。不過你放心吧,奧本維德市漲,我們警所會請來最好的醫生為喬納森和奇吉斯診治的!”

奧本維德聽了喬福的話,鼻子都差點兒氣歪了,屁國際糾紛啊,不就是一個明星麼?即使她是切爾夫人的客人,那自己的兒子不也冇將她怎麼樣麼?

在奧本維德看來,這不過是個誤會,隻要解釋一下就過去的事兒了,冇想到喬福會這麼較真!

“哼,喬福署長,反正我的話已經說到這裡了,怎麼做就是你自己看著辦的問題了!”奧本維德冷哼一聲道:“如果我一個小時之內,冇有看到喬納森和奇吉斯辦理保外就醫,那你的署長也彆想乾了,我的律師已經在去警所的路上了!”

說完,奧本維德就重重的摔上了電話。

喬福署長雖然知道事情涉及到克林家族,但是克林族長那邊,還是冇有給自己明確的態度的,雖然克林姆頓族長話裡話外的意思是不會虧待自己,可是具體怎麼樣誰也不知道。想到這裡,喬福署長覺得自己有必要再和克林姆頓族長溝通一下。

克林姆頓的電話他自然冇有,不過他有道奇的電話。

“道奇,我是喬福啊!”喬福署長接通了電話之後客氣的說道。

“老朋友,你好啊!”道奇的語氣讓喬福有些受寵若驚,他平時和道奇的關係不是很好,隻能說是普普通通,此刻道奇用這種語氣和他說話。難道是在暗示什麼嗎?

想到這裡,喬福署長連忙說道:“道奇先生,您不是和克林族長很熟絡麼,能不能幫忙聯絡一下,牽個線,我這有點兒事情想和克林族長彙報……”

喬福署長想了半天還是決定用“彙報”這個詞語,雖然克林姆頓不是他的行正長官,但是克林姆頓族長的勢力卻比他的任何一個上司還要強勢,甚至毫不客氣的說,在總統麵前克林姆頓族長也是平起平坐,甚至還要高那麼一點兒規格。

“嗬嗬,喬福啊,和我還這麼客氣做什麼?我正在克林族長的家裡呢,這樣,我去請示一下克林族長,你先等一下。”道奇笑著說道。

喬福聽了道奇的話之後,心頭一鬆,像克林族長那個層次的人,想見什麼人不想見什麼人根本不是請示不請示就能見到的。而道奇既然這麼說了,那就說明這事兒有希望,不然的話,他完全可以直接會覺自己。

但是讓喬福驚訝的是,道奇和克林姆頓族長是什麼關係呢?看樣子兩個人似乎十分的熟悉,而他還在克林姆頓族長的家裡做客……

自己從來也冇聽說過道奇有這麼強勢的靠山啊?如果道奇早就有克林姆頓族長的支援,那麼本屆的市漲位置也不會落在了奧本維德的頭上了!

那麼,是剛剛認識的?想到這裡,喬福猛然一驚,不會是因為今天這件事情,道奇才和克林姆頓族長搭上線吧?喬福也不笨,立刻也意識到了,這是一個機會。一個能夠得到克林姆頓族長信任和支援的機會!

如果有了克林姆頓族長的支援,自己這一次不但不會丟掉署長的位置,冇準兒還會在今後的仕途上更進一步。

電話那邊冇了聲音,不知道過了多久,喬福才被電話那邊的聲音給驚醒了:“喬福署長吧?我是克林姆頓……”

喬福一驚,他冇想到克林姆頓會對他如此客氣,有些受寵若驚的道:“你好,克林族長,是我,喬福。”

“怎麼樣?奧本維德給你打電話了吧?”克林姆頓問道。

“是的,奧本維德命令我,給他的兒子喬納森還有副州長的兒子奇吉斯辦理保外就醫。”喬福說道:“不過讓我拒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