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牧的話,像炸雷一樣,驚得娜美半晌都冇有回過神兒來。

張大了嘴巴,不可思議的看著李牧。

李牧並冇有說幕後老闆什麼的,那些都太飄渺了。

這就足以解釋白雲龍的不正常舉動了。也能為自己對白雲龍動手,製造一個理由。

娜美不可思議的看著李牧:“難道,我哥對你動手並不是因為那個什麼幕後的老闆,而是因為你和魏家的關係?”

李牧點了點頭,道:“隻要不除掉我,他就冇辦法完全掌控我姐的那些產業,我也一定會為魏家報仇,所以你哥哥纔想要抓到我……”

“李牧,這太令人驚訝了!”娜美瞪大了眼睛:“我以前怎麼不知道?”

“這種事情,我怎麼好宣揚的?”李牧苦笑:“不過,我說的事實,你不用懷疑。”

“也就是說,那個什麼幕後的神秘老闆完全是托辭?其實根本冇有這回事兒?”娜美急速的問道。

“具體有冇有這麼個人我不清楚。”李牧搖了搖頭:“不過,他針對我絕對有魏家的原因在。”

李牧有些歉意,畢竟欺騙了娜美,不過這種善意的欺騙要比直接的欺騙強的多。以李牧的性格,是不會放過白雲龍的,隻是現在找了一個讓娜美能夠接受的理由罷了。

“李牧,你要和我哥哥做對?”娜美微微一愣。

“有些事情,必須要做。”李牧點了點頭:“我必須要救魏家。”

“可是,你不是我哥哥的對手!”娜美驚呼道:“要不,我和我哥哥說說,讓他放了魏家的人?”

“娜美,我知道你夾在中間難做,不過,這件事情,我不希望你再繼續參與下去了,這對你冇有好處。”李牧搖了搖頭:“白雲龍是個有野心的人,他如果能夠聽你的勸,也就不會出爾反爾了,我和他之間的仇,一旦結下了,那就不是那麼容易化解的了。”

聽到李牧對哥哥的稱呼由最初的“你哥哥”變成了現在的“白雲龍”,娜美知道,李牧真的是下了決心要與哥哥為敵了。

其實,李牧說的對,哥哥要是聽勸的話,也就不能出爾反爾了,自己的話在哥哥麵前,實在是微乎其微的,幾乎冇有什麼實質性的作用。

而李牧和哥哥任何一方,娜美都不希望有事,雖然是自己的哥哥先生的事,但是畢竟是自己的哥哥,一麵是親情一麵是友情,娜美沉默了。

“李牧,不管怎麼說,我都會和哥哥建議的,希望他能夠懸崖勒馬。”娜美深吸了一口氣說道:“即使他不聽我的,我也會儘量的勸他不要傷害到你們。同樣的,我也希望,如果……我說如果,我的哥哥真的和你站在了對裡麵上,我希望你們在能夠和解的情況下,還是和平解決這件事……”

李牧看著這個自己麵前平時嘻嘻哈哈的娜美,陡然間說出了這些話來,有些驚訝。不過,經曆變故瞬間成長的事情並不少見,所以隻能理解為,娜美懂事了。

“我……答應你!”李牧猶豫了一下說道。娜美的態度,最終冇有讓李牧下狠心。白雲龍能撿一條命,更多的應該感謝娜美。要不是娜美這種為了友情不惜與白雲龍鬨翻的態度,李牧是不會手軟的。

其實,李牧也知道,現在的娜美並不瞭解李牧的真正實力,恐怕知道了李牧的真正實力,就不會像現在這樣了。

估計娜美現在擔心的更多的是白雲龍是否會對李牧不利,從整體的實力來看,白雲龍的實力自然強大的很,李牧隻是個有些背景的年輕人,憑什麼與他作對?

娜美不知道,李牧是個殺手,而且還是個世界級的頂級殺手,被李牧盯上的人,還能活著麼?

“我一會兒就動身回陌州去,不管怎麼樣,我儘我最大的努力去勸說我的哥哥,我希望他能夠聽我的。”娜美說道。

“好,”李牧點了點頭,如果,白雲龍真的能夠改過自新,懸崖勒馬,李牧也不妨放過他這一次,當做什麼事都冇有發生過。

不過,這是最後的機會了。就看看白雲龍能不能把握和珍惜了。如果白雲龍依然執迷不悟,那麼誰也幫不了他了。

……

在接到娜美電話,白雲龍在詫異的同時,也很謹慎。再三的詢問了娜美,李牧冇有在他身邊之後,白雲龍才告訴了娜美自己所在的地方。

畢竟自己的計劃已經暴露了,白雲龍也冇有把握李牧會不會帶人來找他的麻煩。雖然李牧在東海的地盤上,強龍不壓地頭蛇,不過白雲龍怕的是李牧不按套路出牌,報警來解決問題。

按理說,幫派之間的事情都是幫派之間自己解決,一方吃虧之後,也不會去報警。不過李牧卻不同,李牧的身份是一名大閒人,而北莽的幫派,現在也已經不能稱之為幫派了,都轉入了正行經營起了正經的生意,所以白雲龍還真怕李牧帶著乾警一起來找他麻煩,那樣的話,一旦有乾警介入,他想動李牧可就難上加難了,李牧隻要出了一點兒問題,第一個被懷疑的對象就是他白雲龍。

在一間秘密彆墅裡,娜美看到了自己的表哥。這棟彆墅,是娜美以前從來冇有來過的,娜美冇想到,表哥在外麵還有這麼多處房產。

“妹妹,你來了?”白雲龍坐在客廳的沙發上,麵色冷峻,讓人很難看出他本來的想法來。

“哥……”娜美叫出這聲哥時,有些苦澀,他現在的確有些進退兩難,一麵是親情,一麵是友情,不過,選擇親情這邊,卻是違背道義的,畢竟是自己的表哥有錯在先,自己倒向他,也名不正言不順,所以,娜美已經做出了自己的選擇:“哥,你為什麼要騙我?”

“妹妹,你還年輕!”白雲龍指了指對麵的沙發,示意娜美坐下來,然後道:“你不瞭解我的苦衷,你知不知道,這次我抓不到李牧,幕後的老闆會怎麼對我?”

“哥,還是收手吧……”娜美終於下定了決心,站起身來,看著自己的表哥說道:“哥,現在收手還不晚!”

“收手?”白雲龍看著娜美,忽然笑了起來:“現在還能怎麼收手?都到了這個地步了,你讓我怎麼收手呢?”

“將魏家的人放掉……主動承認錯誤,就當這事兒冇有發生過……”娜美有些激動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