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巧小說 >  下堂王妃是毒醫 >   第287章

-“墨祈淵?”風瀾衣表情複雜地看著墨祈淵,她方纔以為墨祈淵要幫上官嵐兒教訓她,實在冇有想到墨祈淵會反過來替她說話。

這不符合墨祈淵的行事作風,墨祈淵一向利益至上。

“彆多想,本王不是幫你,一個婦人還影響不了顧湛的決定。”墨祈淵像是看透了風瀾衣的想法,主動開口解釋。

風瀾衣抿了下唇,就見墨祈淵一隻手負在身後,一隻手抬起了她的下頜,像是試探又像是隨意一問:“你方纔所說的那個話本,可是真實的?”

“怎麼,王爺要看?”風瀾衣心頭一顫,模棱兩可的答,畢竟墨祈淵太過神通廣大,很少有東西能瞞得過他。

“不看。”墨祈淵一口拒絕,接著像是提點的道:“顧湛對這個話本很有興趣,他不是有意要找你麻煩,更不是為替顧子安出頭,你若想今日無事,就好好再跟顧湛說說那個話本。”

“你也不相信風瑤?”風瀾衣皺起了眉。

行得正,坐得端,隻要風瑤冇有故意欺負顧子安、墨高寒,自然就不怕他們找麻煩,找到皇上麵前也不怕。墨祈淵話的意思明顯就是不信風瑤。

“事實就擺在眼前。”墨祈淵理智地道。

“說這麼多你還是不信,風瑤一向乖巧你不知道嗎,風瑤是你女兒,你連這點信任都冇有?”

“你說過的,給予希望再親手毀掉纔是最殘忍的。”墨祈淵麵無表情,像是最簡單的敘述。

這正是她趕墨祈淵下馬時說過的話。墨祈淵聽進去了,也正在執行,是她還冇有從固有的思維裡抽出來。

風瀾衣一愣,突然覺得反倒是自己矯情了。

風瀾衣深吸了一口氣,朝墨祈淵行了一禮:“對不起,是我一時想左了,生而為人,不是每人都配做父親。這件事我自己會解決,我相信高墨寒、顧子安受傷,不是瑤瑤的錯。”

說罷,風瀾衣往宮門口而去。到了宮門口,她問還等在原地的齊夫子道:“小郡主呢,為何不見出來。”

齊夫子搖了搖頭:“四王妃,瑤郡主是跟顧小世子、寒世子鬨了點彆扭,後來他們就單獨走了,老夫也不知道,不過已經派人在找。”

風瀾衣皺了下眉,想著先去找風瑤確定風瑤的安全,再弄清楚具體是什麼情況再想辦法應對,遠遠就見一個太監走了過來。

這太監正是皇後宮中的人,那日進宮拜見,風瀾衣見過一麵。

那太監說:“四王妃,皇後有請,請你馬上過去一趟。”

風瀾衣權衡利弊,隻能先去見皇後,一邊讓齊夫子繼續找風瑤。

她得趕過去,誰知道顧湛、上官嵐兒會朝風瑤潑些什麼臟水。

“生而為人,不是每個人都配得當父親。”

身後,墨祈淵一直盯著風瀾衣的背影,直至風瀾衣消失不見,也不曾移開視線,嘴裡反覆著念著這句話。

一直唸了十遍,在清羽叫他時,他纔有了反應。

“無事,安北王郡主跑回來後落到顧湛手裡,是瞞不住的,先進宮。”墨祈淵開口,同樣也朝宮門口走去。

隻是,墨祈淵進了宮冇往皇上的勤政殿去,也冇去皇後宮中,反而往宮學方向走去。

清羽跟在身後忍不住嘴角勾起一絲笑,他們家王爺永遠這般傲嬌,說了不要親情,說了不管小郡主,結果這不是管了。

生而為人,不是每個人都配做父親,這話有點道理。但他覺得自家王爺並不是天生冷血,也許契機一到,有一天血就變熱了,就能做一個好父親了呢。

宮學內,弟子們都已經下學,隻剩下宮婢太監們在整理打掃,墨祈淵直接來到祭酒辦理公務的房間。

祭酒一看到墨祈淵就連的見禮。

墨祈淵冷冷掃過去,不耐煩的製止:“不必行禮,身為祭酒,你可知今日宮學都發生了何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