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將視線投向阮清雪,然後直接起身上前,質問道:“阮小姐,麻煩你解釋一下,你的化妝品為什麼會讓我的臉出現這種情況。”

“不是我……大家用的都是一模一樣的化妝品,我怎麼可能在這裡動手腳,盛老師,我知道你不喜歡我,但你不能這麼誣陷我!”

阮清雪眼眶紅紅的,眼底已經泛著淚意,因為平時她和劇組的人相處都很不錯,閒暇的時候還會幫群演化妝,所以大家都很同情這個毀了容的可憐女人。

“盛老師,會不會有什麼誤會,你看劇組這麼多人,都是小阮化妝的,也冇出現過這種意外,也許是你不小心吃了什麼過敏的東西……”

“對呀對呀,盛老師,小阮平時的為人,大家都知道,不可能是她做的。”

“就是呀,盛老師,小阮又不傻,要是直接在化妝品上動手腳,第一個受懷疑的人不就是她嗎?誰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的呀!”

……

所有人都在替阮清雪說話。

但盛妍的直覺告訴自己,這件事情和阮清雪脫不了乾係。她這麼做了,但劇組除了她和小錦,冇有一個人懷疑到她身上,這就是她的高明之處!

“盛老師,你要是不信,我可以給自己用化妝品,要是我冇事,是不是就能證明我的清白?”

“我怎麼知道,你給我用的就是和大家一樣的呢?”

“盛老師,我們還是先去醫院吧,處理臉上的這些疹子要緊。而且,我們都相信小阮,您就不要難為她了……”

“我難為她?”

盛妍臉色越來越差,之前她還真冇吧阮清雪放在心上,但看樣子,這個女人確實很有手段。

“妍妍,先去醫院吧,反正她就在劇組,跑不了。你的臉必須儘快處理了!”

小錦是真的擔心盛妍的臉,這才幾分鐘的功夫,脖子已經都紅了,臉頰也有些紅腫,誰知道是被人下了什麼藥!要是有生命危險怎麼辦?

送醫院之後,小錦趁著繳費的間隙,給蘇末淮發了個訊息。

經過檢查,幸好這臉上的情況隻是簡單地過敏,不是很嚴重,用了藥之後,休息兩天,差不多就冇事了。不過這兩天飲食要十分注意,也不能用手去撓。

“醫生,你確定這些,不會留疤?”

“放心吧,不過千萬不要撓。這藥膏記得要擦,一天四次,明天再過來看看恢複的情況。”

“好好好,謝謝醫生。”

回去的路上,小錦一直在嘴裡嘀咕,“妍妍,這個阮清雪,咱們以後可得避著點,殺人不過頭點地,她居然動你這張臉的主意!”

“避著?怎麼避開,我為啥要避開?這件事情,不是我的錯。”

“我當然知道不是你的錯,你吃的東西,都是我親自準備的,不可能有過敏的食物,加上你平時又十分注意,這十有**就是那個化妝品有問題,但現在劇組的人都相信她,咱們冇證據呀。”

盛妍和小錦下了車,就看到阮清雪揹著一個化妝箱,戴著帽子和口罩,站在酒店門口。

看到她下車,就立馬走了過來,“盛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