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語已經無法形容,那滔天偉岸的身軀,遮天蔽日,整個天穹都被覆蓋了下來!

眾人完全被籠罩在了一片黑暗下,唯獨鯤鯨那血紅的目光,死死盯著眾人。

秦風等人也是知道,這一戰無法避免了!

血散人氣的破口大罵,“該死的熔族,居然算計我們!”

“他是想要藉助鯤鯨之手,將我們徹底除掉。”

很少說話的落輕歌忽然語氣冰冷的開口,雪白纖細的小手微微捏緊成了拳頭。

“既然逃不掉,那就隻能一戰了!”

陰散人也是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這頭鯤鯨,戰鬥力顯然已經達到了恐怖的大乘期,他們想要逃走幾乎是不可能的。

而且即便分散離開,也會有同伴被鯤鯨追殺,絕對不會有人願意放下其他的同伴。

秦風點了點頭,道:“來戰吧!”

鯤鯨不再言語,忽然之間,便是張開了血盆大嘴,一股恐怖的風暴,直接從這頭史前惡獸口中席捲開來。

轟隆隆!

天地之間,頓時出現了巨大的風暴,湖麵之上,掀起滔天巨浪!

整個天地都為之變色。

秦風等人還冇有做好出手的準備,那恐怖的風暴便是鋪天蓋地席捲而來,夾雜著漫天湖水,似乎要將一切淹冇。

“小心!”

風暴中,雲墨月竭力嘶喊,但聲音瞬間就被風暴給淹冇了!

不過好在在場都是化神境界的強者,反應也是非常驚人。

眼看著已經無法退到安全區域,一個個全都施展出了自己引以為傲的神通,與之抗衡。

如今他們麵對的,是大乘境界的絕對強者,不能有任何大意!

隻見陰散人深深吸了口氣,手中佛塵再次浮現,而下一刻,便是揮動著拂塵朝周圍橫掃而去。

轟隆隆

隻見,陰散人周圍同樣也是出現了一股恐怖的風暴,不過那是真元凝聚出的實質風暴。

兩股風暴在半空中不斷碰撞,發出一連串的爆炸之聲。

不僅如此,血散人也選擇了動手,而且更加霸道。

“老夫縱橫蓬萊仙島數千年,豈會被你這孽畜打敗?”

血散人大手一揮,血色長河再次複現,鋪天蓋地的血河彷彿要將那風暴隔斷開來。

不過血散人還是小看了對方發出的風暴之力!

血色長河的防禦強度,似乎都無法在風暴中硬撐下來,可以看到,長河不斷的湧動翻滾,似乎有被風暴生生吹散的跡象!

“什麼?該死!”

血散人眼睛都紅了,一聲怒吼,當即催動自身真元,讓血色長河徹底凝聚在一起。

如此一來,也不得不收縮了血色長河的範圍,隻能達到數千米的長度!

而緊接著,血散人毫不猶豫的調動了血色長河內的法相,轟鳴聲中,一道道巨大魁梧的身影從中飛出。

隻不過,往日裡那魁梧偉岸的存在,此刻,在鯤鯨麵前,卻是如同玩具一般,顯得格外不堪一擊!

同樣的,在不遠處的落輕歌,也是選擇了出手!

轟鳴聲中,絕美的仙子不斷揮動手中長劍,發出絕世劍氣。

砰砰砰

那劍氣接二連三,不斷的轟擊在周圍風暴之上,浩蕩劍意掀起無窮巨浪,與這風暴硬生生抗衡。

可以看到,一些風暴居然被落輕歌擊散,但很快又有更加恐怖的風暴凝集出來!

“不行,這樣下去不是辦法,這傢夥製造的風暴範圍實在太大了,我們頂不住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