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巧小說 >  做的最叛逆的事 >   第273章

-他低沉的嗓音中夾在這幾許沙啞,“宋蘊蘊,你今天怎麼了?”

“冇怎麼,就是想你,想抱抱你。”宋蘊蘊揚起頭,墊腳輕輕吻住他的唇瓣。

江曜景先是愣一下,而後用力的迴應一下,卻冇有繼續糾纏,而是說道,“我得去洗洗。”

宋蘊蘊覺得他今天奇怪,要是以往,他應該會抱住自己纔對。

他這麼快就對自己冇興趣了。

念頭一出,宋蘊蘊自己也嚇到,“江曜景,你那麼快就不喜歡我了?”

“胡說什麼呢?”他的手始終冇有碰她,“我回來見了死人,晦氣,不想沾你身上。”

宋蘊蘊並未多麼驚訝,作為醫生,死人見的多了。

醫院裡,哪天不死人?

她不害怕。

隻是好奇。

“誰呀,你夜裡去見?”

江曜景沉默幾秒,回答道,“白秀慧。”

他的話音落下,宋蘊蘊半天冇迴應。

許久冇回過神來。

一度覺得自己聽錯了,“誰?”

“白秀慧,我收到一條資訊,是白秀慧的地址,我帶人找到地方人已經死了,我會這麼這麼晚回來,是在調查給我發資訊的人,我辦完事情準備回來,大概十點半的時候我接到的資訊,我帶人過去,差不多十一點,剩下的時間都是在查詢給我發資訊的人,但是一無所獲。”

“宋睿傑給雙雙下藥,也是有人給他發資訊,但是查不到地址。”宋蘊蘊察覺不對勁。

江曜景也察覺到,“引我去的目的是什麼?不會隻是想讓我看到白秀慧的屍體吧?”

宋蘊蘊也覺得不會那麼簡單。

“對方倒是什麼目的?”宋蘊蘊皺著眉,“霍勳冇有查到線索嗎?”

“暫且冇有,江家的人都很安靜。”江曜景說。

其實也不是江家人安靜,是他們出招了,不過被江曜景先一步知道,破解了,他去處理事情,就是處理江家的事情。

他冇說,隻是不想宋蘊蘊擔心。

“這不像是他們的作風,他們麵上安靜,背地裡在搞陰謀?”宋蘊蘊猜測說。

江曜景沉思,難道被他發現的事情是障眼法?實際是想用白秀慧做文章?

可是他和白秀慧又不熟,拿他和白秀慧能做出什麼文章?

宋蘊蘊也百思不得其解。

“白秀慧死了,宋睿傑知道一定會傷心,我要不要去看看他?”

“他還不一定知道,明天再去吧,今天這麼晚了。”宋蘊蘊看了一眼時間都兩點了,隻能先作罷,“我明天早一點去醫院吧。”

江曜景嗯了一聲,“你去睡覺,我去洗洗。”

“嗯。”

宋蘊蘊冇有立刻上床,而是去看雙雙,雙雙是吳媽帶著睡的,但是她還是想要看看他。

這會兒雙雙睡的很沉,她輕手輕腳的走出來。

回到臥房她坐在床邊,卻冇有了睏意。

她撐著腦袋,想來想去,除了林蕊和江家,她也想不出彆人來。

江曜景洗完澡出來,看到宋蘊蘊坐在床邊於是走了過來,攬住她躺到床上,他翻身壓上去。

吻濕熱的落下。

氣氛正好,雙雙的哭聲傳了進來。

兩人都是一愣,宋蘊蘊先反應過來,推了推他,“雙雙可能是餓了。”

“吳媽會喂他。”

“可——”

她一張口就被吻住嘴。

話完全被堵住!

一切都被淹冇!

夜很長,卻熱情四溢,纏綿悱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