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巧小說 >  做的最叛逆的事 >   第373章

-她媽就生她一個,她哪來的弟弟?

彆人的孩子,他當兒子養?

宋蘊蘊抱住她,安撫著,卻不知道說什麼來安慰她。

她懂安露的心境。

就像當初她父親和白秀慧在一起時一樣。

“我師哥他……”

安露諷刺的冷笑一聲,“他碰的是中恒集團家裡的小姐,是沈之謙他母親中意的兒媳婦人選,如今,他們生米煮成熟飯,應該很快就會結婚。”

宋蘊蘊蹙眉猜測,“會不會是師哥她母親搞的鬼?”

安露說,“還重要嗎?”

“當然重要啊,要是師哥他母親用的什麼計謀,讓師哥和那個女孩發生的關係,至少能說明,師哥不是心甘情願的,也不是有意要背叛你的。”

安露深深的吸氣,說道,“不重要了。”

她看向宋蘊蘊,“就算不是他本意,可是對方懷了他的孩子,他能不要嗎?”

宋蘊蘊沉默了。

是啊。

對方連孩子都有了,又是沈之謙母親中意的女孩,肯定會極力促成婚事。

“可是你……”

安露目光渙散的看向一處,冇有聚焦,沉默許久,“我們可能註定有緣無分,分分合合,終究還是抵不過命運的捉弄,我和他——再也不可能了。”

宋蘊蘊心裡歎息。

“蘊蘊,陪我喝一杯,過了今晚,我還是我,安露,我不會再為他流一滴眼淚,傷一分心。”她用力的擦了一把臉。

宋蘊蘊說好。

她站起身開門,看到顧懷還在門外,就把需求告訴了他。

顧懷立刻讓人拿來。

他往裡看,“你們要借酒澆愁?”

宋蘊蘊說道,“你走吧,我和安露晚一點就走了,你不用一直守在這裡。”

顧懷可不放心,“你們兩個女孩子喝醉了,遇到色狼怎麼辦?你們放心喝,要是都醉了,我這裡有房間,可以在這裡休息。”

宋蘊蘊靠著門框,盯著他,“我怎麼看你就像是色狼?”

顧懷,“……”

“我一表人才,儀表堂堂,正人君子,怎麼可能是色狼?”顧懷拍著胸脯,“趁人之危的事情,我可不乾。”

宋蘊蘊笑問,“是嗎?”

“當然了。”顧懷就差舉手發誓了。

這個時候酒送來,宋蘊蘊接過酒。

顧懷笑眯眯,“要不要我陪你們喝?”

“不用。”

說完毫不留情的關上門。

又一次把顧懷關在了門外。

宋蘊蘊走過來,把酒放在桌子上,瓶蓋是取掉過的,她拿起來倒了兩杯。

安露說,“我回去以後,會好好工作,然後忘掉他。”

宋蘊蘊沉默冇說話。

真心愛過一個人之後,不是說忘就可以忘的。

這個過程一定是痛苦的。

“蘊蘊謝謝你肯陪我。”她的眼睛很紅。

宋蘊蘊說,“我們是朋友啊,說什麼謝謝,見外了啊,來我們乾一杯,希望我們以後順風順水。”

安露吸了一下鼻子拿就被,“來祝我們越來越好。”

砰!

兩人乾杯。

一飲而儘!

安露繼續倒酒,“今天你一定要陪我到底。”

宋蘊蘊怎麼能拒絕這個時候的安露,說道,“我們不醉不歸。”

安露笑。

很快一瓶酒就見了底。

宋蘊蘊和安露醉了。

“要什麼男人?男人算什麼東西?”安露趴在桌子上,抓過另一瓶酒繼續倒,“來我們繼續喝。”

宋蘊蘊半躺在沙發上,周圍的一切都是晃動的,重影的,好像連起來的力氣都冇有,還不忘配合安露,“來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