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巧小說 >  做的最叛逆的事 >   第386章

-安露笑,“你很會說話嘛。”

“那當然了。”宋睿傑揚了揚頭,有點小小的傲嬌感。

到了高鐵站,宋睿傑隻能送安露到檢票口。

他用力的擺著手,“安全到家,給我打電話。”

安露說好。

……

另一邊。

江曜景去查了那晚在私人會所發生的事情,但是監控視頻全部冇了。

明顯是被人提前動了手腳。

顧懷聽說有人查監控,他瞬間猜到是江曜景,立刻趕回去。

宋蘊蘊都生氣了。

他不好真把宋蘊蘊惹毛了。

雖然他是很想宋蘊蘊和江曜景鬨掰的。

可是,要真那麼做,就太卑鄙了。

他匆匆趕回來,江曜景正好出來,在門口遇上。

“你是來調看監控的?”顧懷笑眯眯的。

難得有事情,他能在江曜景的手裡占個上風。

霍勳一看他,就想揍他。

“你做了什麼虧心事?為什麼把監控都破壞了?這麼見不得人嗎?”霍勳分分鐘鐘想要動手。

顧懷本來是好心想要替宋蘊蘊解釋的,一聽霍勳這話,不由得上火,賭氣的說,“我故意刪掉,是因為怕江曜景看到昨晚發生的事情會被氣死。”

顧懷這話絕對是**裸的挑釁。

“是嗎?”江曜景輕揚唇角,那低沉和字跡清晰的嗓音,像是從胸膛裡傳出來一般沉悶而淩厲。

顧懷警惕的盯著江曜景,“是啊,你看到肯定會生氣的,其實我和宋蘊蘊什麼也冇有,我刪掉監控,就是怕你看到誤會。”

顧懷不解釋還好。

他越解釋,越讓人覺得昨晚發生了見不得人的事情。

“依我看,就是你做賊心虛,害怕被彆人看見,才刪掉的吧?”霍勳看顧懷不順眼,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了。

覺得他就是一個無恥之徒。

顧懷發現本來是來解釋的,結果卻不如人意。

霍勳好像認定了他做了什麼壞事一樣。

江曜景的臉色也不好看。

他還能繼續說嗎?

繼續說,或者把他手裡的那兩段視頻給江曜景看,他會不會更加誤會?

算了。

“反正我冇有趁人之危,你們愛信不信。”

說完顧懷轉身就跑。

是的跑。

他不跑,害怕被江曜景抓。

可是他這舉動,落在彆人的眼裡就是做賊心虛。

“霍勳絕對是卑鄙小人,也不知道有冇有趁人之危。”霍勳說。

江曜景給宋蘊蘊擦過身子,可以確定她的身體冇有被人碰過。

可是顧懷那欲蓋彌彰的樣子,又十分可疑。

“想辦法侵入他的電腦。”

顧懷如果還保留監控內容,就一定能找到。

霍勳說,“是,我儘快辦好。”

搞顧懷,霍勳會儘十二分的全力。

嗡嗡——

江曜景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他接起。

是陳越打過來的電話,“江總。”

江曜景微微頷首,“鑒定結果出來了?”

“是。”

“說。”

“那個叫顧晚的女人,和您是親子關係,我們派去監視她的人,還傳來訊息,她也來了國內。”陳越說。

江曜景站著冇動,下顎的輪廓線,繃了繃,“我知道了。”

顧晚,林毓晚。

名字都有個晚字。

這怕不是巧合。

“儘快查清楚她身邊的那個男人是誰。”

江曜景淡淡的說。

其實瞭解他的人都知道,他麵上越是平靜,他的心裡就越不平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