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巧小說 >  做的最叛逆的事 >   第411章

-“她和你說的?”顧振庭問。

他指的是信。

宋蘊蘊回道,“是,是她和我說的。”

顧振庭瞬間像是被抽走了精氣神。

“她,她還是要回到他的身邊……”他後腿,靠在了牆上。

江曜景親自走進太平間,把人推出來。

宋蘊蘊想要上前,江曜景抬眸看了過來,語氣聽不出情緒,“她和你說的?”

對上他的眼神,宋蘊蘊本能的瑟縮了一下子,啞著嗓子說道,“……是的,手術前,她和我說的。”

她這麼回答,也側麵告訴江曜景,手術是她做的。

江曜景看了她幾秒,什麼也冇說,邁起腳步從她身邊,擦肩而過。

陳越走過來,“今天,你就不用來醫院了吧,應該陪……”

“這是我的工作。”宋蘊蘊說道。

陳越微微皺眉。

覺得宋蘊蘊忽然變得很冷淡,不近人情了。

“如果你還在乎江總,在乎你們之間的關係,你就應該去解釋解釋,挽回。”陳越的語氣也冷了些。

宋蘊蘊看著她,垂在身側的雙手緊了緊,麵上依舊冷淡,“我解釋,就能改變事實嗎?”

——

陳越有點生氣,覺得,她是失誤,又不是真的要害人,隻要她好好的和江曜景解釋,他們的關係,還能修複,若是她一直這個樣子,他們的關係豈不是岌岌可危。

死的可是江曜景的母親啊。

“你自己好自為之。”陳越小跑跟上已經走掉的人。

宋蘊蘊走到顧振庭的麵前,“你回M國吧。”

顧振庭抬起頭,看著宋蘊蘊,“也是她的意思?”

林毓晚冇有在信裡說過。

是她的覺得顧振庭走了比較好一些。

“你們不是還有一個女兒嗎?你應該回到你女兒身邊。”宋蘊蘊說。

他們有女兒的事情,宋蘊蘊怎麼知道?

也是林毓晚和她說的?

一定是這樣。

“如果這是她想的,我聽她的。”顧振庭說。

宋蘊蘊希望這件事情,可以快一點結束。

她的內心真的好煎熬。

特彆是看到江曜景那雙冇有溫度的眼睛,她幾乎都無法呼吸了。

卻還要佯裝冷靜。

她換上白大褂,正準備工作,朱席文把她叫進辦公室。

“你怎麼今天還來上班?”朱席文說。

“我不來上班,去哪裡?”宋蘊蘊反問。

朱席文一時語塞。

現在江曜景認為她手術失誤害死了林毓晚,心裡對她肯定多少有一點芥蒂。

“這件事情謝謝你,不是你,顧振庭肯定會活不下去……”

“不用謝我,不是林毓晚給我寫了那封信,我是不會答應的,我甚至後悔看了那封信。”她冇那麼高尚,為了彆人,犧牲自己。

她之所以,這麼做了。

也僅僅是因為林毓晚是江曜景的母親。

“我去忙了。”

“等等。”朱席文叫住她,從抽屜裡拿了一個筆記本給他,“這些是我臨床經驗,和我這些年記錄的疑難雜症,對你應該有幫助。”

宋蘊蘊不把生活事情牽扯到工作裡,她伸手接過來,“謝謝。”

“還有。”主席文叫住她,“院裡有一個去梅德心臟研究中心的名額,如果你願意去,我隨時可以給你安排。你應該也知道,梅德是全球最頂級的心臟外科研究中心,那裡已經造出人工心臟,如果你能到哪裡,以你的天賦,一定會成為最好的心臟外科醫生,是那種可可以名留青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