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巧小說 >  做的最叛逆的事 >   第449章

-“醫生在極力搶救,說不定,還有一線生機。”陳越低著頭繼續說。

“幾號……手術室?”

他極力讓自己平靜,聲音還是不由自主的顫了顫,中間停頓了一下,才把這句話說完。

“一號,醫院裡最好的醫生。”陳越說。

江曜景朝著手術室走,看似平穩的步伐,實則已經亂了章法,走到手術門前,手術室的指示燈還亮著。

表示手術還在繼續。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

江曜景幾次欲往手術裡衝,不是陳越攔住他勸說,“你擾亂了醫生,纔是真的要了她的命。”

他可能就失控的闖進手術室了。

江曜景心裡憋的難受,好像喘不過來氣一樣。

他用力的呼吸著,才能不窒息。

他的腦海裡,回想起宋蘊蘊絕望的眼神,明顯是誤會了他說的話。

纔會推開他,抱著死的決心跳下江。

忽然,手術室的指示燈由綠變紅,緊接著手術室的門滑開。

江曜景快步上前,卻又喉嚨嘶啞到說不出話來。

艱難的從喉腔裡擠出的音節,“—她還好嗎?”

醫生十分抱歉,並且表達了惋惜之情,“我們已經儘力了,隻是她傷的太嚴重……”

陳越心裡咯噔一下子,下意識的去看江曜景,他的臉部線條,繃的如直線,一觸即發。

陳越如履薄冰,“江總……”

“你在和我開玩笑嗎?”江曜景的聲音壓的很低,沉而悶,像是從胸膛裡溢位來。

醫生誠惶誠恐,“我們不敢開這樣的玩笑。”

江曜景不肯相信,可是醫生的話又那麼清晰的落進耳蝸裡。

他繃直的脖頸,喉結不斷的上下滾動。

“江總,您冷靜一下。”陳越試圖勸說。

然而江曜景並未因為他的話,而沉著下來。

這大概是江曜景最無法從容的時刻。

他大步往裡麵邁,在走到手術門口時,他停住了腳步,雙腿如灌了鉛。

手術的門是開著的。

裡麵負責這次手術的醫生,一字排在手術檯旁。

他們都低著頭。

為首的是朱席文,他也和大家一樣,埋著頭顱,並未主動搭話。

這個時候最好沉默。

手術檯上躺著的屍體,身上還插著管子。

站在門口,就能看得到。

那張臉,已經看不出模樣,燒傷的厲害。

江曜景雙眸赤紅,他不肯相信,躺在這裡的是宋蘊蘊,冷笑一聲,“你們弄一具假的屍體,就想來騙我?”

低著頭的朱席文心裡猛地咯噔一下子,他怎麼看出來的?

臉都看不出模樣了呀。

他抬頭。

就看到江曜景極力掩飾的慌亂眼神,原來他不是看出來不是宋蘊蘊,而是不願意承認她已經死了的事實,在自欺欺人。

朱席文鼓氣勇氣,“我們儘了全力,可是她是炸傷,我們實在冇辦法……”

江曜景一個淩厲的眼神射過來,鋒利如刀,似乎能殺人,“難道不是因為你們的無能?”

朱席文不敢辯解。

這個時候和他頂嘴,恐怕隻會讓事情變得糟糕,不可收拾。

江曜景犀利的眼神掃過每一個醫生。

他走近手術檯。

一張麵目全非的臉,映入他的眼簾。

他的呼吸在那一刻,停止,窒息……

身體,不斷的抖動,僵硬……

不,不會是她?

他不肯相信。

他掀開蓋在屍體上的藍色手術布,他記得宋蘊蘊的右肩上,有一顆紅色的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