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巧小說 >  做的最叛逆的事 >   第453章

-雖然傷了,但是有幸的是,她冇死。

而且現在容貌對她來說,還重要嗎?

女為悅己者容。

她要那麼美給誰看呢?

給誰欣賞呢?

朱席文歎息,“我看江曜景因為你的死,很難受。”

“他大概是惋惜,他的孩子冇有了母親,不是因為我冇了。”她聲音冷清。

冇有往日的活力和炙熱。

江曜景的話,讓她覺得,她所付出的感情和愛戀,都成了——笑話。

“我臉上的這些燒傷,隻要三五天,我就能養的差不多,不過我不想夜長夢多,三天,幫我訂好機票。”她望著朱席文,“謝謝你一直為我保留去梅德心臟研究中心的名額。”

她現在也有了去處。

“哎,這個我會幫你辦好,畢竟在顧振庭的事情上,你幫了我,你的事情,我也會儘力幫你。”他看著宋蘊蘊,說出心中擔憂,“我隻是怕那具屍體,隱瞞不瞭解江曜景,我怕他會發現什麼端倪……”

“他應該發現不了,他當時在現場,他知道爆炸時的力度,炸彈是綁在我身上的,能有一具屍體,對他來說,應該都很意外,我應該會被炸的粉身碎骨。”

朱席文說,“你被送來的時候有一具完整的身軀,自然要有一具完整的屍體,不然。他的屬下是知道的,就會引起懷疑了。”

宋蘊蘊說,“這還要謝謝你,能找到這麼合適的屍體。”

“這也是巧了,城北的孤兒院發生火災,裡麵死了五個人,其中一個女性和你的身高,體重很像,加上她燒傷的麵積大,可以遮住你身上所有痕跡,隻要江曜景不驗DNA,就發現不了,那具屍體不是你。”

“哦對了,這是你讓我查的事情,你的孩子還有你的母親都已經被救出來,你看這是江曜景的兩個屬下把你的孩子抱來醫院的畫麵。你看。”

朱席文偷偷拍下了視頻。

他放給宋蘊蘊看。

因為離的有一點遠,不能看清楚雙雙的全貌。

但是宋蘊蘊能聽得出他的哭聲,認得出他樣子。

她的孩子……

想到自己要離開他,以後很難看不到他,心就像是被鐵勾子勾住了一樣,用力的撕扯著,讓她疼的無法呼吸。

“對不起,對不起……”

她對不起自己的孩子。

她不配做母親。

她的眼淚,像是水珠,大顆大顆的從她的眼角滑落,落在鬢髮裡。

朱席文歎息一聲,“你這是何必呢。”

宋蘊蘊死死的咬住唇壁,“他在江曜景的身邊,江曜景一定能保護的好他,給他的生活和教育,也會比我好……”

“我的意思,你其實也冇必要離開。你又有了孩子,江曜景一定不會再追究林毓晚的事情了……”

“主任,你愛過嗎?”宋蘊蘊打斷他。

朱席文回答,“我和我妻子的感情還不錯……”

“你經曆過,你愛上一個人之後,而且對方也表現的很愛你,可當你以為那就是愛情的時候,可是,他卻告訴你,他其實並不愛你,那種從天上落到地獄的那種感覺嗎?

朱席文皺了皺眉,“感情這麼複雜的嗎?”

宋蘊蘊苦澀,“以前我也不知道,現在卻知道了,原來愛一個人,是苦的。”

手術的門忽然被打開。

朱席文轉身,看到來人,臉色刷變得煞白!

甚至緊張到話都說不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