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巧小說 >  做的最叛逆的事 >   第455章

-很快他話鋒一轉,“我去給江總彙報,這裡還得你幫忙,可能得搞個冷庫……”

“放心交給我吧。”對霍勳來說這都不是事。

“那你儘快。”

霍勳對他比劃了一個OK的手勢。

陳越回到醫院。

並未在手術裡看到江曜景。

可是宋蘊蘊的屍體還在那裡。

他疑惑。

江曜景去哪裡了?

正當他準備去找人的時候,看到江曜景從走廊那頭走過來,而且他不是一個人,身邊還跟著一個人,那人手裡還拎著一個箱子……

這是什麼人?!!

陳越快步迎上來,“江總。”

江曜景看了他一眼,問道,“地方找好了嗎?”

陳越回答說,“找到了,大概一兩天之內就能用。”

江曜景麵無表情地嗯了一聲。

陳越看向旁邊的男人,男人身穿一身正裝,皮膚白的過分,明明是嚴肅的表情,但是給人的感覺,顯得不那麼陽光?

“江總,他是……”

江曜景並未回答他。

而是帶著男人走進了手術室。

陳越心裡帶著疑惑跟著走進來。

男人把箱子放在一旁,然後打開,先是帶上一雙手套,隨後掀開蓋在宋蘊蘊頭上的布,看到死者麵容時,他的眉頭皺了皺,“……這,恐怕恢複不到原來的樣子,這是燒傷,活人的話還能植皮,皮膚再生,可是死人不能,這個儀容我整不了。”

江曜景找了最好的入殮師又叫做葬儀師,他的職業是為死者還原未死之狀態。整修麵容和身體,儘可能還原完整麵容和身體,也可叫做為死者化妝整儀。

讓已經冰冷的人重煥生機,給她永恒的美麗。

“她傷的太重,我能做的不多。”入殮師說。

江曜景的眸色沉了沉,眼底快速劃過一抹失望之色。

她連恢複到生前的樣子都不能?

“我建議,還是儘快把屍體放入太平間。”入殮師說。

陳越找到機會,也趕緊附和,“是啊,是啊,如果你不想放醫院,我們把她放冰棺,現在就可以帶到彆墅那邊去。”

而且隻要等霍勳把冷庫修好,直接就可以把冰棺推進去,應該能放一段時間。

入殮師繼續說,“這樣有利於儲存,如果不放很容易損壞。”

江曜景不是不知道這樣放著不好,而是,一旦放了,他就不能有任何僥倖和念想了。

進了太平間,就是向所有人選宣佈她死了。

她死了。

她死了。

到現在江曜景都不肯正麵麵對。

可是,現在的狀況,不容許他繼續欺騙自己。

他背過身去,聲腔壓的極低,“陳越,你去辦吧,你們都出去吧。”

恢複不了容貌,入殮師也不必留在這裡了。

陳越和入殮師退出去,江曜景筆直的脊背微微彎了下去,此刻,他不是那個高高在上,麵對被家族拋棄,也能冷靜應對的江曜景。

此刻,他顯得那樣脆弱。

原來他也會痛。

也會難過。

而他的疼,是深沉的,壓抑的……

無聲無息的……

不久陳越弄來了冰棺,入殮師給整理儀容,並且給屍體上撒了特殊藥粉,可以保持屍體不腐壞,最後把人放好。

宋睿傑不知道從哪裡聽到了訊息,跑了過來。

看到已經認不出模樣的屍體,嚇到癱坐在地。

“不會,不會,這一定不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