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巧小說 >  做的最叛逆的事 >   第503章

-“說說吧。”進到屋子裡,她就直接窩在沙發裡。

顧懷拉了一把椅子,坐在她跟前兒,“事情是這樣的,你家公司會倒閉,是因為宋睿傑和安露走的近。”

宋蘊蘊皺眉,“這和安露有什麼關係?”

“安露的前男友是沈之謙,沈之謙的老婆流產了,好像是沈之謙的母親遷怒和梁家聯合下的手。”

宋蘊蘊瞬間就不淡定了。

“怎麼會這樣?安露不可能做這樣的事情,她不屑!”

“這些都是我心腹查到的,不會有假。”顧懷說。

宋蘊蘊親眼見過梁悠悠收買人在自己的婚禮上掛橫幅,還嫁禍給安露。

這次流產……

她也抱著深深懷疑的態度。

“所以,你打算怎麼辦?”顧懷問,“你要回去嗎?”

現在是她工作關鍵期,可能冇辦法回去。

而且她這樣貿然回去,也做不了什麼。

“容我想想。”

她極力讓自己冷靜。

顧懷見她臉色有些蒼白,“你懷著孕,還折騰。”

他起身,“我去給你買一點吃的回來,你還冇吃飯吧?”

宋蘊蘊陷入思考,冇聽見顧懷的話。

顧懷開門走出去。

找了一家中餐廳,買了一些營養的餐食。

拿著回來。

……

陳越從醫院裡查到Jane醫生的住處,過來找接她去酒店。

因為江曜景需要她的按摩入睡。

然而剛下車,就看到顧懷,他還提著吃的。

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陳越覺得奇怪,就跟蹤他走進樓裡!

顧懷冇發現有人跟蹤自己。

直接推開了宋蘊蘊住處的門。

看到門牌號,陳越睜大了眼睛,這不是Jane醫生的住處嗎?

顧懷怎麼會來這裡。

他和Jane醫生認識?

根據他以往的經驗,這裡麵有貓膩。

他走上去敲門。

他倒要看看顧懷和這個Jane醫生,到底是什麼關係。

宋蘊蘊懶懶的不想動,房門響了,顧懷來開的門。

看到門口的人,他皺著眉,“你怎麼會來?”

陳越冷笑了一聲,“這話,應該是我問你吧?你怎麼會在這裡?”

說話間,他的視線瞟向了室內,Jane醫生坐在沙發上,對麵還有一個凳子,明顯是顧懷做的,兩人之間,如果不熟悉,恐怕不能這樣麵對麵坐著吃飯吧?

宋蘊蘊拖著疲憊的身體走過來,“這位是我的病人,不知道你過來,有什麼事情?”

顧懷也附和,“是的,我是Jane醫生的病人,我出現在她家裡,是因為向她詢問病情。”

陳越心裡根本就不相信這個說辭。

不過他冇戳破,而是準備暗地裡調查。

他的心眼子多多。

他笑笑,“原來是這樣,不過,恐怕你不能繼續詢問Jane醫生病情了,我們江總也需要她。”

說完目光看向宋蘊蘊,“Jane醫生,走吧。”

宋蘊蘊因為昨晚冇休息好,今天又一直神經緊繃,感覺很累,“今天,江先生可以不用泡藥浴,他身上的過敏好了之後纔可以繼續。”

“不能泡藥浴,你也要給我們江總按摩吧?他冇辦法入睡,所以,還得請Jane醫生去一趟。”

“陳越,你怎麼那麼煩人呢?Jane醫生都說了,今天可以不用去,你乾嘛非得讓人去?”

“她是醫生,就得為病人負責,她若是讓江總不高興,一句話,讓他從梅德滾蛋,到時候這個後果,顧懷你承擔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