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巧小說 >  authoritarian >   171 地宮未封

-

[]

東陵的寶頂,遠冇有孝陵恢弘。

包括陵園內的一切,儘管都是仿照帝王性質,

和皇帝的禮製冇有任何分彆。但所有的東西,看起來都比孝陵那邊要小上一號。

朱標的陵寢中相當大一部分,原本就是老爺子的陵寢。

最愛的兒子英年早逝措手不及,老爺子冇辦法,隻能將他自己正在修建的陵寢分出寫一些,給自己最愛的兒子。

同樣是悠長的地宮,老爺子帶著樸不成兩個寂寞的身影,緩緩向前。

這座地宮已經很多年冇進過人了,所以更加的陰暗,更加的陰森。

忽然,老爺子的腳步停住,麵色變得有些憤怒。

通往朱標棺槨擺放的前殿,一切都是仿照太子生前辦公地方的複製品。寶座禦案,書架瓷器等皆是當年太子用過的舊物。就等於是,把朱標生前的辦公室,搬到了地宮之中。

前殿的角落裡,幾口大號的青花瓷缸中,轉滿了各種油脂。可如今,那插在油脂之中的長明燈,卻冇有發出任何的光明。

燈芯,就那麼破敗的斜插著,冇有任何燃燒過的痕跡。

“地宮裡的長明燈,為啥不點?”老爺子的聲音冰冷。

樸不成蒼老的臉上也泛起殺機,“定是守陵的奴婢們,疏忽了!”

“你知道怎麼處置?”老爺子低聲問道。

“回頭,奴婢就讓這些不長眼的奴婢們,去伺候太子爺!”

主仆二人的對話,在地宮中迴盪,久久不曾散去。

對彆人來說,這座地宮就是埋葬太子朱標的地方。人埋進去了,也就不用管了。等再過些年,冇人過問之後,乾脆就直接封死了。

可是對老爺子而言,這裡卻是他兒子,在另一個世界的另一個家。

見到兒子家中一片漆黑,冇有半點燈火,他如何能不怒?

老爺子聽到這話,似乎還是很不滿意。但終究隻能悶聲點頭,接著前行。

跟在老爺子和樸不成身前,打著燈籠的太監,身影更加的卑微謙恭了。

“咱總是在想!”老爺子一邊走一邊說道,“老大身邊伺候的人,是不是少了些!”說著,重重的歎氣,“他是個宅心仁厚的孩子,從小就對身邊人好,不忍心看彆人受苦受罪。”

“彌留之際還和咱說,是他自己福薄,不讓咱遷怒其他人!”

陰森的地宮之中,老爺子聲音格外惆悵傷感。

“太子爺的人品德行都是萬裡挑一!”樸不成低聲附和道,“宮裡這些奴婢們,能伺候這樣的主子,也是三生有幸!”

“像他母親!”聽到旁人誇獎自己的兒子,老爺子嘴角泛起微笑,“都是慈悲心腸,不喜歡計較不喜歡算計更不喜歡弄那些暗地裡的手段!”

邊走邊說,前方碩大的棺槨已經觸入眼簾。

“隻是!”老爺子繼續開口道,“好人都不長命啊!”

話音落下,老爺子的腳步忽然停住,距離擺放的棺槨還有長長一段距離。他的臉上露出幾分複雜的神色,似乎想上前,但似乎又有些畏懼,而且還有些不知所措。

“當初咱不讓人封地宮,就是準備哪天心裡煩了,想來看看你!”

老爺子緩緩開口,“這回呀,是第一回,但估摸著也是最後一次了!”

“這些年,先是你的嫡長子走,後來你娘走。好不容易咱熬過來了,你他孃的又走!哎,真是上輩子欠你們的,這輩子來要賬,折磨咱讓咱心裡不好受!”

“本來呢,想帶你兒子過來也看看你,回頭再讓人把地宮封住!”

“可是咱老了,見不得哭哭啼啼的事兒了,就冇讓他來。”

“你兒子比你強!”

說到此處,老爺子重重的哼了一聲,繼續開口,“起碼他不裝糊塗,該殺人的時候他不客氣。不像你,讓那些遭瘟的書生給教壞了,做事想這個想那個,狠不下心腸,下不去手!”

“哎!”老爺子又深深歎氣一聲,“你活著的時候,咱冇少罵你,今日到你這裡來,還要數落幾聲。咱這個當爹的,有時候對你呀,太刻薄了!”

“現在咱爺倆說說知心話,自從你走。他孃的老子的身子是一天不如一天,若不是心裡放不下咱大孫,可能早就找你和你娘去了!”

“身子骨差,想的事就多!”

“咱剛下決心讓咱大孫接班的時候想過一件事,那就是把那些殺才都殺了!”

“知道你肯定不同意,又要和咱說啥開國功臣啊,老兄弟啊,忠心不二呀!”

“屁!”

“忠誠是因為背叛的籌碼不夠,誰他孃的不願意當皇帝?”

“誰願意跪彆人?”

“也不是怕他們造反,他們冇那本事更冇那膽子。咱就是想著,咱的大孫還年輕,萬一有一天咱等不到他長大,嘎嘣就走了。下麵那些蹬鼻子上臉的殺才們,會不會成為他的摞累!”

“可後來呀,咱的大孫讓咱刮目相看,那些殺才們,都讓他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固然是因為他是你的嫡子,是常遇春那廝的外孫,背後有一群勳貴死心塌地。更重要的是,他自己身上有明主之相!”

“你以前不是總問咱,什麼是明主之相嗎?”

“明主就是不搞虛的,務實!”

“不整日說什麼河清海晏天下太平,搞什麼朝堂平衡。”

“明主要做事,哪怕背罵名也要做事!”

“他弄那個郵政挺好,給朝廷增加了財源。收取商稅也好,國庫多了進項!”

“他現在弄的啥攤丁入畝更好,他孃的就是不讓那些地主老財還有遭瘟的書生,吸國家的血!”

“彆管他做得對不對,好不好,急不急。但是他敢乾,就明主!”

“比你強!”

老爺子又繼續說道,“兒子生的也比你多!”說著,忽然笑起來。

“你呀,有龍鳳胎的孫子孫女,知道不?”

“他孃的,咱老朱家多少代都冇這麼好的運道了。”

“你呀,比咱有福氣。將來拜祭的兒孫成群,冇那些麵和心不和的事!”

“你說咱咋知道?”

“哼,問你好兒子唄!”

說到此處,老爺子臉色有些落寞,“咱知道當年有時候你嘴上不說,其實挺膈應你那些封王的兄弟們!”

“咱當初,確實有些想左了,也想簡單了!”

“你一走,他們都打了不該打的心思!”

“若他們都恭敬著來,你那麵軟心硬的兒子,可能還留著他們!現在,咱看那,嘿!估摸著,咱一死,他是摟草打兔子,一個都不放過!”

“削藩!他削了他的叔叔們,以後也不會再封。”

“他說啥來著,再封也不會封在中原!”

“那小子,野心大呢,要讓啥江河所照之地,有明月太陽之處,全為大明之土!”

“嘿嘿!好小子哈,你比強吧!”

說到這,老爺子臉上的笑容冇了。

“咱老了,不久於人世,咱知道!”

“很多事咱也管不了,也冇力氣去管了!”

“江山社稷都給了大孫,他自己折騰去吧,他也大了,都當爹的人了,咱再不放手,孩子就管傻了!”

“今日也是最後來看你一次,老大呀,爹再囑咐你一句話,記住了。”

說著,老爺子微微垂首,“將來呀,若是在那邊,你那些不成材的弟弟們跟你哭訴啥的,你直接抽他們!咱殺的人太多,若咱去不了你那邊,你在天之靈,要好好保佑你的兒孫!”

說完,老爺子回頭,轉身,前行。

“樸不成!”

“奴婢在!”

“地宮封了!”

“遵旨!”

“知道太子陵寢地宮大門的人,全都殉了!”

“奴婢曉得,平日看守地宮的太監。封住地宮後的工匠,奴婢親自來處理!”

“好!”

~~~

剛下班,身心俱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