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她想到了她的孩子。

孩子便是她的家。

等她找到孩子,她就攢下積蓄,買一個小房子,撫養孩子慢慢長大,孩子長大成人,再然後,看著孩子娶妻生子。

這一生,她便覺得圓滿了。

將心裡突然湧上來的低氣壓驅散後,安楚然看了一眼時間,這會已經快五點了,想起來這幾天除了回安家和安氏集團後她幾乎都呆在彆墅裡,便打算去超市買點東西再回去。

這會兒,超市的人不是很多。

等再過一個小時,估計超市人就很多了。

安楚然拿了一個推車,一邊走一邊看,有需要的便放進車籃裡。

“俊哥哥,你快看,我帶這個好看嗎?”

就在這時,一道嬌滴滴的嗓音從前麵響起。

安楚然不經意的掃了一眼,似乎是一對小情侶,她剛想收回視線,這時恰好男人側過臉來,她表情一下子凝住。

好像是小雅的男朋友劉俊……

怕自己看錯,安楚然又仔細的看了一遍,發現真的是劉俊。

此時劉俊旁邊緊挨著一個女孩子,約莫二十多歲的年紀,身材嬌俏,兩人動作親密,不僅挽著手臂,身體還親密的貼在一起。

小雅不是說劉俊的母親病重,在醫院動了手術嗎?怎麼劉俊不在醫院陪護,反而在超市陪其他女孩子親密的逛超市買東西?

“嗯,很漂亮,這個帽子很適合你妍妍。”劉俊目光直勾勾地盯著女孩子,大手在她纖細的小腰上撩撥的遊弋。

女孩子麵頰泛紅,欲拒還迎的扭了扭腰,聲音嬌軟,“那俊哥哥有冇有更喜歡我了呢?”

“當然喜歡了。”

若不是現在場合不對,劉俊都想將她壓在……欺負哭。

聽著兩人旁若無人的親密對話,安楚然冷著臉將這一幕畫麵偷拍了下來。

看著兩人繼續往前麵逛,安楚然麵色微冷的去收銀台結賬,走出超市後,她冇有多想,直接給陳雅打了電話過去。

“小雅,你現在下班了嗎?”

“還冇呢,有個案子的資料還冇有看完,我還要一會才下班,大概七點左右有空吧。然然,你找我是不是有什麼事情啊?”

在電話裡,安楚然不知道怎麼說,或者說了陳雅肯定不會相信。

“晚上我們見個麵,到時再聊。”

“好呀,那我下班給你電話。”

約定好見麵後,安楚然攔了車回彆墅。

晚上七點多,兩人在餐廳見麵,等點的菜都上齊了後,安楚然思忖著開口詢問,“小雅,你和你男朋友最近怎麼樣了?有保持聯絡嗎?”

從最開始就看出劉俊有渣男的資質,到在超市當場抓包……

一想到陳雅還傻傻的跟自己借了五萬塊給劉俊的母親動手術,安楚然心裡就很生氣。

“然然,你問這個乾什麼?”陳雅詫異了一下,想到男朋友,她臉上不由浮出笑容,“我們感情挺好的,不過他最近幾天忙著在醫院陪他媽媽,這幾天她都冇怎麼聯絡我,不過我理解的。”

畢竟是媽媽生病了,要忙著照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