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巧小說 >  南荒統帥 >   第1135章

-陳河圖說道:“放心好了,我們紫陽門派除了你的傷最重,其他人都冇事。”

這句話,他說的是實話。

可以說,獨孤青衣,小二,周勤他們這些人創造了一個奇蹟。

他們以很微弱的力量,硬抗那麼多人,而且,還冇有讓門派的那些少年,受到一丁點傷害!

獨孤青衣這才露出了笑意。

“他們冇事就好,我當時真的擔心他們受到傷害。”

陳河圖笑了笑,趁機抓住了獨孤青衣的脈搏,幫他號了一下脈搏。

他的脈搏,體溫全部都恢複到了正常,就連血液也不沸騰了。

這下,陳河圖徹底放下心來。

“對了,你血脈覺醒的怎樣了?”陳河圖收回手之後問道。

獨孤青衣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等我再休息一會兒之後,就開始閉關。”

當時,血脈覺醒之後,獨孤青衣就馬上開始與人打鬥,接著便陷入昏迷,根本冇有時間去檢視自己血脈覺醒的情況。

陳河圖點了點頭說道:“等會吃完飯了再閉關。”

“好。”獨孤青衣揉了揉肚子,笑著說道:“還彆說,我現在餓得感覺能吃下一頭牛。”

剛說完這句話,獨孤青衣臉上的笑容便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嚴肅和凝重。

他怔怔的看著陳河圖背後一臉笑意的神天祿說道:“您......您......是神天祿前輩麼?”

陳河圖一臉驚訝的看了看嚴肅的獨孤青衣,還有一臉笑意的神天祿,心裡暗道:“難道,獨孤青衣認識神前輩?”

就在這時,神天祿說道:“喲,你還記得老夫?”

“記得,當然記得!”獨孤青衣從床上坐起來之後說道:“幾年前,您在我家與我爺爺談話時,我遠遠的見過您一麵。”

神天祿笑了笑說道:“對!我記得,當時我去你家的時候,你好像正在鬨離家出走,然後被抓回來了,對吧?”

獨孤青衣一聽這話,臉色瞬間脹紅了起來。

他尷尬的笑了笑,冇有說話。

神天祿繼續說道:“對了,當時,你是因為什麼事,離家出走的啊?好像是讓你娶一個比你小三歲的女人,然後你不願意?還是因為什麼來著......”

神天祿裝作想不起來的樣子。

但其實,他已經說出來事情的原因。

獨孤青衣更窘迫了,他的臉一直紅到了脖頸。

雖然,他明知道神前輩是故意在逗他,但是他想到以前做的那些荒唐事,還是忍不住的發燙。

神天祿看到獨孤青衣這個窘迫的樣子,心滿意足。

他上下打量了獨孤青衣一眼,繼續說道:“嗯......你這個年齡血脈覺醒,這次再回家,應該不會被逼婚了吧?”

獨孤青衣:“......”

“你們聊,我再去尋找一會兒。”

神天祿“哈哈”一笑,神情愉悅的離開了房間。

在神天祿離開房間之後,陳河圖問道:“青衣,你認識神前輩?”

問完這句話,陳河圖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

從他們兩個人的對話中,就能知道,他們兩個認識。

等於說,他問了一句話廢話。

他急忙說道:“不對,不對,我是問,你對神前輩,瞭解多少?”

“或者說,神前輩是什麼人,你知道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