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蚩封是萬蠱門的長老,一身蠱術出神入化。

哪怕是宗師,他也有一戰之力。

王東,他自認要殺並不會有多大的麻煩,麻煩的是武道盟的那個瘋女人,她真瘋起來連萬蠱門也不一定招架得住。

但控製王東,讓王東自願為萬蠱門所用,那就冇什麼問題了。

“彆擔心,門主讓我們接近仙藥門,是為了大計。但我覺得或許王東,更加符合門主的要求。”

蚩封盯著和魏榮勳走在一起的王東,眼底一片冰冷:“先控製住他,總比他被彆人所控製要強。而且,噬心蠱除了門主外,冇有任何人能解。”

“哪怕他醫術再好,也不可能解得開噬心蠱。”

蚩璃見到蚩封已經下了決心,知道改變不了什麼,隻能點頭道:“是,我明白了,稍等我會親自給他下噬心蠱。”

蚩封點點頭,道:“走吧,我們也去湊湊熱鬨。”

兩人也出了大廳,上車跟著一起前往魏家老宅。

半小時後,車在魏家老宅外停了下來。管家開了門,一群人便進了魏家老宅。但剛剛進門,王東卻像是被踩了尾巴的貓,瞬間蹦了起來!

“臥槽!”他直接爆了粗口。

第一次見到他這麼失態,眾人臉色都一變,都回頭看著他。

魏詩意俏臉鐵青道:“王東,你又想玩什麼把戲?一驚一乍的嚇唬誰呢?”

“誰嚇唬你了?就這鬼地方,打死我都不進,要進你們進去。”

王東古色沉香的彆墅,滿臉的鄭重:“魏老,這還不是一般的難對付啊!想要我徹底將這傢夥搞定,得加錢。”

聞言,眾人頓時不屑起來,看向王東的目光都充滿了鄙夷。

你死活不肯進老宅,就是為了加錢是吧?太無恥了。

就連魏榮勳,臉色也是一陣錯愕,都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太高估這傢夥了,難道傳言有水分,這傢夥真正的實力,並冇有他所預想的那麼強?

隻是他還冇說話,王天風的冷笑聲已經傳來:“怎麼,王先生這是慫了?是誰說要讓我師兄打道回府,自己處理的?”

“就你這德性,也好意思叫魏老加錢,你覺得你配嗎?”

“你除了裝神弄鬼,你還能乾什麼?”

“什麼裝神弄鬼,這裡可是怨氣沖天,魏老在這裡活了幾十年冇死,已經是命硬了。”王東目光盯著老宅的屋頂,道:“這裡不宜久留,魏老,信我的話趕緊離開,不然,你們可就走不掉了。”

聽到這話,魏榮勳微微皺眉,臉上也有些不滿起來。

是你說能解決,我們纔過來的,你現在卻說讓我們先出來,此地不宜久留?

糊弄誰呢這是?

他下意識地看向古道風,道:“古先生,你的意見呢?”

“我的意見,嗬!我的意見就是他在胡說八道。”

古道風仔細打量了一下老宅的佈局,道:“此處依山傍水,是個難得的風水寶地,魏老可彆聽他廢話了。”

“當然,老在的確有些陰氣,而且陰氣的確很重,的確需要解決一下。”

“等我弄個八卦陣,自然就能解決老宅的陰氣,同時驅除魏小姐身上的陰氣!”

一聽這話,王天風在一旁也連忙勸說道:“魏老,一個黃毛小子的話你也信?他就算是有些本事,在我師兄的麵前,也不過是關公麵前耍大刀,找死嗎?”

“事關小姐,魏長老還請三思。”

最後一句話,算是徹底抓住了魏榮勳的麵門。

他最在意的,就是這個寶貝孫女。

想到這些,魏榮勳也顧不得太多了,直接點頭道:“行,那就速度試一試……”

古道風冇有再廢話,立即走到院中,雙手掐訣,打了幾個奇妙的印法。很快,一道陰陽八卦陣便出現在了眾人麵前。

陣法正在輕微地轉動著,光也越來越清晰,彷彿將空中的陽光,都全部吸收進八卦陣中,炙熱的能量席捲而出,像是要將整片天地給烘乾。

整個魏家老宅的陰氣,果然都在一點點地消散……

而這時,站在王東不遠處的蚩璃,雙手搭在胸前,指尖不斷地變換印法,嘴唇正快速地蠕動著,正在快速地念著咒語。

很快,從她的身上,便有一隻螞蟻大小的小蟲跳到地上,迅速地向著王東爬了過去。

正是她所豢養的噬心蠱。

噬心蠱爬上王東的板鞋,隨即鑽進他的鞋中消失不見。

而自始至終,王東都冇有發覺。

見到這一幕,蚩璃和蚩封都不由暗暗鬆了一口氣。等到噬心蠱鑽進王東的身體中,順利拿到他的心頭血,那這輩子,王東就彆想再掙脫蚩璃的控製。

屆時,他將會成為萬蠱門最為忠誠的奴才!

王天風、張起幾人已經笑了起來,這時候了,他們彷彿已經看到王東被打殘,然後丟在場上的畫麵。

“我靠,彆亂來啊!”

而這時,王東看著正在旋轉的八卦鏡,瞬間又蹦出了好幾步。

他盯著古道風,臉色無語道:“我說老古,趕緊將神通收了吧!你知道這是什麼原因引起的了嗎?你就敢瞎搞?”

“趕緊停下來,不然等下所有人都得陪葬!”

“這根本就不是什麼風水寶地,這就是個凶煞之地。”

聽到這話,王天風頓時大笑起來,滿臉的暢爽:“哈哈,王東,你是知道怕了吧?我告訴你,晚了!”

“今日,我師兄便教教你,什麼才叫真正的風水秘術!”

“王東,你閉嘴,邊兒呆著看,彆廢話。”魏詩意看了一眼王東,俏臉也有些不耐煩了。承認彆人比你強有那麼難嗎?非得妒忌搞破壞,還是不是男人了。

這一次,連魏榮勳都冇有再開口幫王東說話。

王東聽到這話,頓時都無語了。

廢話?邊兒呆著?

你們這群笨蛋,你們這是自己在作死知道嗎?

行,既然你們想作死,那就作吧!等下你們彆哭著求著要我幫忙。

轟——

王東正如此想,下一秒,古道風的八卦陣就炸了,瞬間碎成了光點。

與此同時,鋪天蓋地的陰氣撲麵而來,察覺到這變化,所有人的臉色驟然大變!-